壁纸之家手机壁纸节日据12月25日布隆迪最新消息(记者 姜乔)隔壁声音太大了6分钟

据12月25日布隆迪最新消息(记者 姜乔)隔壁声音太大了6分钟

时间: / 下载:22次

姜乔和储穗一直在楼下等着,过了很久楼上那些人才嘻嘻哈哈的下来。

  蒋科走在最后边,慢慢悠悠的。

  姜乔问他们,“选好包间了么,还满意么。”

  有人点头,“满意满意,大小正好,等你这边开业之后,我们就到你这边来聚会。”

  姜乔说了句好,然后问他们接下来要去哪,要不然在这边玩一会儿,中午的时候一起吃饭。

  那些人其实也没什么要紧事儿做,不过就是一天天游手好闲的找地方瞎混。

  现在听姜乔这么说,互相看了看便也就答应了下来,转身在楼下大厅坐了下来。

  蒋科这时候走到姜乔身边,声音压着的,“二嫂,你过来一下,有东西给你。”

  姜乔愣了一下,一脸疑惑的看着蒋科,“什么东西,还这么神秘?”

  蒋科笑了笑没说话,抬脚朝着酒吧大门口走去。

  姜乔随后也就跟上了。

  外面人来人往,车流不停,蒋科站在门前的空地上,从兜里拿了烟盒挑了一支叼在嘴上,突然就问了一句,“你跟二哥昨天是不是来这边了?”

  姜乔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就一哆嗦,她和盛湛确实是来了,还做了一点见不得人的事儿。

  她含含糊糊的啊了一声,“怎么了?怎么突然问这个?”

  蒋科又问,“只有你们两个吧。”

  姜乔摸不准他的意思,稍微犹豫一下,嗯了一声。

  蒋科转头看她,脸上挂着要笑不笑的表情,随后从兜里拿出一个东西递给姜乔,“这是我二哥的吧,刚刚在包间地上捡到的。”

  东西卷了起来,姜乔盯着看了两秒才认出来那是盛湛的领带,昨天她也不太记得这个东西是怎么摘下来的,更不记得走的时候东西有没有带着。

  蒋科接着就啧啧两声,声音还是压着的,“领带怎么还会掉在这边,好在我快一点拿起来了,要是被那些兔崽子看见,指不定他们要起什么哄。”

  姜乔张了张嘴,想找点儿什么理由解释一番。

  但是想了半天,她和盛湛两个人在包间里,能把领带解开扔在地上还忘了带走的,好像怎么解释都不太可信。

  她抿着嘴,到最后也没说别的,只把卷起来的领带拿过来,“谢谢。”

 据12月25日布隆迪最新消息(记者 姜乔)隔壁声音太大了6分钟

  别看她面上表现的挺镇定,可心里已经把盛湛骂了个底翻。

  这臭不要脸的狗男人,干坏事就干坏事,怎么还把东西落在这儿了。

  这要是被刚才那一帮男人看的,不知道他们私下里会如何议论自己。

  想到这里她就想哀嚎,这都是什么事儿,简直丢死个人了。

  ……

  盛湛开了个会,拿着资料刚回到办公室,还不等坐下来,兜里的手机就响了。

  他摸出来看了一眼,表情冷了冷,随后直接挂断。

  但是那边不死心,再次打了过来,盛湛这次不挂断了,直接静音后把手机扔在了抽屉里。

  本来以为这样也就差不多了,对方应该能明白他是什么意思,结果没一会儿,办公桌上的内线响了起来,是楼下前台的。

  前台姑娘说话规规矩矩,“盛总,楼下有人找您,说是您的……您的朋友。”

  盛湛眉头一皱,还不等说话,前台姑娘马上又说,“我已经告诉她没有预约不行了,但是她一直不肯走,始终在这边纠缠。”

  在前台姑娘说这话的时候,电话那边传来了许颜的扯着嗓子喊的声音,“阿湛,我有话跟你说,你让我上去。”

  盛湛没带许颜来过公司,公司里这些人也都不认得她。

  盛湛稍微犹豫了一下就说,“你带她上来吧。”

  随后他把电话挂了,也没等多久,办公室的门被人敲开,前台姑娘带着许颜过来了。

  许颜站在门口,整个人又正常了起来,仿佛刚才在电话里有些癫狂的人并不是她一样。

  前台姑娘没进来,只把办公室门打开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等着许颜进来后又从外边把门关上了。

  许颜站在门口看着盛湛,眼眶一下子就红了,露出了她惯常的委屈模样。

  盛湛靠在椅背上,双手交叉放在腿上,姿态特别从容,“有什么事儿直接说。”

  许颜小步的朝着他靠近了一点,“阿湛,你怎么可以……”

  她刚说了这么多,眼泪直接落了下来,声音也哽咽了,后边的话似乎有些说不出来。

  盛湛就看着她,表情没有任何的松动。

  他原本也不太吃柔弱这一套,对卖惨也有些抵触。

  他说,“如果你只是想来找我哭诉你的委屈,大可不必,许颜,你应该知道我是什么人。”

  许颜一顿,脸上惨兮兮的表情还在,不过已经略微有些僵硬。

  她眨着眼睛看着盛湛,像是不敢相信都到了这个地步,他还能说出这么绝情的话。

  盛湛见她不说话,就开口问,“去跟盛城求证了?明白对你下狠手的人是谁了?”

  许颜抿着嘴,这次是实在控制不住,眼泪扑簌簌的又落了下来。

  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落到这样一步田地,姜乔对她动手,她是可以理解的,毕竟她们俩已经算得上是一个不死不休的局面。

  可是在这种时候,盛城居然趁机对她下了黑手,她无法接受。

  而更让她无法接受的,是盛湛现在的态度。

  许颜盯着盛湛看,满眼的控诉,她过了一会儿才说,“我们三年的感情,就抵不过你跟她一张床上睡了一个月?是我先动的手,可说到底我也是为了你,因为我还爱你啊。”

  她深呼吸一口气,“姜乔不是好惹的人我也知道,所以她对我下手,我也能理解,可是阿湛,我想不明白,为什么你会这么对我,你当初为什么不救我,如果当初是你,我就不会落的这样的地步。”

  盛湛看着许颜,表情依旧平淡,“所以说,你觉得自己会这么惨都是我的问题?”

  他说完就笑了,“许颜,任何人犯了错都是要受到惩罚的,而且你对我妻子动手,你觉得我凭什么要救你?”

  许颜身子一僵,眼睛瞪得大大的。

  盛湛嗤笑一声,“看来你还是没摆正自己的位置,从我们分手的那一刻,我对你就没有任何的义务了,而且……”

  他声音稍微停顿了一下,“如果不是姜乔抢在我前面对你动手了,我也不会放过你。”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