壁纸之家手机壁纸节日据马来西亚12月25日电(记者 齐娜)被学长抱到没人的地方作文

据马来西亚12月25日电(记者 齐娜)被学长抱到没人的地方作文

时间: / 下载:50次

齐娜被姜乔的一番话说的脸色泛白,姜乔模样没变,坐在高脚椅上靠着一旁的吧台,脸上隐隐的还挂了一点很温和的笑意。

  可就是这个模样,越看越气人。

  齐娜过了好一会儿才说,“他结婚了又怎么样,我喜欢人犯法么,我又没在你们俩中间动什么手脚,法律没规定不能暗戳戳的喜欢别人吧。”

  姜乔嗯了一声,还很赞同的点点头,“法律也没规定不能在吃屎,可暗戳戳的吃屎,依旧恶心人。”

  齐娜闻言一瞪眼睛,“你……”

  姜乔抢在她前面开口,语气依旧很暖和,“况且你已经不是暗戳戳了,从你在别人面前编排我,去盛家公司门口纠缠盛湛开始,你就已经是在明目张胆的勾搭他,齐小姐,人啊,要敢作敢当。”

  齐娜本身嘴皮子不太厉害,又被气够呛,于是刚才话一被打断就有点接不上了,在那边你你你了半天。

  姜乔真的是懒得跟她对线,也不知道是她自己太厉害了,还是这些人太弱了,凡是跟她交过手的人,每一个抗打的,一个个的毫无战斗力。

  那边储穗下楼来了,笑呵呵的,“楼上我看了,别说,弄的还不错,都是蒋科弄的吧,那小伙子之前来我们家的时候我看他吊儿郎当的,但是那天在这帮忙,他特别认真,跟之前完全不像一个人。”

  姜乔嗯一下,“我昨天过来看了一下,也挺满意的,本来我没抱什么期待,就想着随便弄一弄就行,但是你刚才去看包间里的那些画了么,还真的挺有品位的。”

  储穗点头,“对对对,我看了,这些画都是他买的么,不错,挂的位置也好。”

  两个人自顾自的在这边聊上了,就让齐娜在旁边有些挂不住脸。

  她深呼吸了好几下,最后抽空开口,“盛夫人,我还有点事情,就先走了。”

  储穗转头看过去,“走了啊,在这玩一会儿呗。”

  齐娜摇摇头,“真的还有事儿,等以后有时间再去拜访您。”

  储穗说了好,而后齐娜也就转身走了。

  姜乔一直坐在高脚椅上没下来,储穗自然就看出来一些问题了。

  等着齐娜的身影在门口那边彻底消失了,她才小声地问姜乔,“怎么了?这个人不太对劲儿吗?”

  姜乔笑了笑,“没啊,怎么了?”

  储穗盯着姜乔看,“你这态度一看就不对,是不是这女的喜欢阿湛?”

  也是,姜乔就不是会藏心思的人,对一个人喜欢不喜欢表现的很明显。

  她点了一下头,“是喜欢,之前盛湛和许颜在一起的时候,她就喜欢,等到现在。”

  储穗一皱眉,“我都不知道,我要是知道……”

  她顿了顿就说,“……我可能早就撮合他们俩了,就没你什么事儿了。”

 据马来西亚12月25日电(记者 齐娜)被学长抱到没人的地方作文

  姜乔摇了一下头,“不不不,你躲不过我的,当初如果你二儿子结了婚,我肯定嫁给你大儿子,盛城你不喜欢,我你也不喜欢,到时候肯定是我们俩联手气你。”

  储穗一听这话表情瞬间严肃,“那还是算了,我觉得还是现在的生活不错,你要是跟那兔崽子一起气我,再加上盛明镇和卢芳宁儿那两个贱人,我可能活不了几年。”

  姜乔没忍住噗嗤一下就笑出来了。

  两个人聊了一会又检查了一下别的,觉得没什么问题了,下一步肯定就是要安排进货渠道了。

  姜乔认识几个酒水供应商,她之前因为是一个人单打独斗,酒水推销再怎么好,销量也跟不上。

  不过还是那么一两个供应商愿意照顾她,给她稍微低于别人家的进货折扣。

  姜乔到现在都记得那些人对自己的帮助,她也还有那些供应商的电话。

  她随后筛选了几个,想主做这两家的酒水生意。

  真的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有朝一日,她也支楞起来了。

  储穗在旁边看着姜乔拿着本子算来算去,就有些无奈,“这事儿你跟阿湛说一下,他就帮你解决了。”

  姜乔摆摆手,“不用,我不能什么都指望他,有些事情我想自己做。”

  在这边算了一会儿,蒋科的电话就打了过来,问姜乔是不是在酒吧里。

  姜乔说是,蒋科在那边哈哈笑,“等一等我们就过去,这些家伙非要过去看看二哥给你置办的什么产业,我带他们去看一下。”

  随后电话挂断,姜乔把本子收起来,“蒋科一会儿过来。”

  储穗嗯了一声,“人家帮忙干了这么多活,一会得请他们吃个饭。”

  姜乔说好,确实是该好好请人家搓一顿,那两天蒋科可没少帮着忙活。

  也没等多大一会儿,酒吧门口就停了好几辆车,蒋科带着他那些狐朋狗友呼呼啦啦的下来,进了酒吧。

  那些人也不知道是捧场还是完全就没见过世面,在进门跟储穗打过招呼后,就开始“哎呦喂、不得了、天哪、这酒吧太霸气了”之类的夸赞。

  听的姜乔尴尬的很,她忍不住的说,“你们要不再想想措辞,如果实在想不出来,不夸也行。”

  那些人笑了,“二嫂这么说就是嫌弃我们。”

  姜乔点点头,“就你们刚才说的那一通,我确实是有点嫌弃。”

  他们一听,哈哈的笑了起来,姜乔注意了一下,也有女的跟着一起来了,但是这一次金俏没来。

  她就问了,“哎,那个金俏没跟你们一起过来吗?”

  蒋科哦了一声,“没有,今天倒是给她打个电话,她说她那边有点事情要处理,就没来。”

  姜乔点头,没说别的。

  这些人最后要去二楼和三楼的包间看,说是要选一个他们喜欢的做以后的聚集地。

  蒋科都已经给选好了,他说,“我昨天在这边跟着弄装饰的时候,就特意把咱们那个包间装的与众不同,我带你们去看看。”

  姜乔站在楼下没跟着上去,储穗凑过来,“都是阿湛朋友啊?”

  姜乔点头,“对,全都是你儿子的好朋友。”

  这么一说她突然还觉得自己有点可怜,长这么大居然一个朋友都没有。

  储穗似乎是松了一口气,“我看这些小伙子长得都不错,还有点害怕,害怕里边有谁是你的青梅竹马。”

  姜乔笑了一下,“不知怎么,你这么说,我就更觉得自己可怜了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