壁纸之家手机壁纸节日据摩尔多瓦12月25日消息(记者 蓝湛)邻居叫声太大怎么警告

据摩尔多瓦12月25日消息(记者 蓝湛)邻居叫声太大怎么警告

时间: / 下载:46次

“想与孤同行?”

  汉献帝缓缓开口:“你想利用孤达到某种目的?”

  气氛突然变得有些诡异。

  蓝湛微微一笑,“陛下觉得自己尚有利用价值?”

  “大胆!”

  旁边一个护卫呵斥。

  “今日便不打扰陛下赶路,他日山阳再见。”

  蓝湛抱拳。

  “站住!”

  护卫想拦住蓝湛和君无双,但蓝湛和君无双却像是透明人一样,从他们的身上走过去了。

  他们全部呆立当场。

  直播间。

  观众们没办法冷静了。

  “草!这汉献帝也太多疑了!”

  “就是,居然怀疑蓝湛想利用他?蓝湛说的对,你他妈还有利用的价值吗?”

  “傀儡皇帝就是傀儡皇帝,垃圾!”

  “蓝湛就不应该对话这个软弱的废材!”

  “哎!刚才的期待,现在完全变成失望了。”

  “是啊,蓝湛为什么要设计这种情节?”

  “蓝湛,你的王八之气在那里?”

  “就是,连曹操都要叫你一声先生,这被曹操操控的傀儡,凭什么对你大呼小叫?”

  众人觉得这次对话太窝囊了,完全失去了第一场直播对话那种霸气。

  我们连曹操都能折服,你汉献帝算什么东西?

  观众却不知道,这并非蓝湛设计的情节。

  蓝湛和君无双又回到直播间。

  君无双看着蓝湛,“现在怎么办?汉献帝似乎不想给我们对话的机会?”

  蓝湛笑道,“十年之后再见,你会看见一个不一样的汉献帝。”

  说话间,他推开了大门,带着君无双来到了汉献帝退位后十年的山阳,一处田园乡间。

  一个穿着朴素的中年人正在与老农谈笑风生的聊着天。

  观众们愣住了。

  “我去,这是汉献帝?”

  “这位皇帝现在也太接地气了。”

  “跟十年前相比,他确实变化太大了。”

  “切,十年前他很傲,根本没走出他的马车。”

  “他,如今愿意跟蓝湛对话了吗?”

  众人好奇。

 据摩尔多瓦12月25日消息(记者 蓝湛)邻居叫声太大怎么警告

  蓝湛走向刘协,说道:“汉献帝到了山阳之后,因为曾经师从过华佗,所以尽管贵为一个封地的君主,但却和华佗等人一样,深入到民间搞起了医疗事业。”

  君无双看着蓝湛:“他居然还懂医术?”

  蓝湛点头。

  “他的医术非常好,在山阳,他不仅免费治疗当地的百姓,还将足迹探访到周边地区,济世救民。在云台山附近,至今还留存着刘协采药的画像,以及治病的山阳公行医图。古代历史上的‘中药不还价,针灸不要钱’的习惯,据说也是刘协生前保留下来的。”

  “除了和妻子曹节一起上山采药、治病救人外,刘协还在当地兴办义学,资助当地的学校修建房屋,并聘请有名望的人才来山阳地区任教。而且,不论贫富,都可以在刘协兴办的学校中接受教育,严格意义来说,他是咱们夏国历史上最早的义务教育先驱。”

  “这真是刘协吗?”君无双忍不住问道。

  “蓝湛说的人,真是刘协吗?”

  观众们也惊呆了。

  “历史上确实如此。”

  有历史大佬说道:“刘协成为山阳公之后,放下了很多,也豁达了不少。在禅位后的十多年里,他为当地的发展作出了不小的贡献。”

  “哎,刘协他可能并不适合从事皇帝这个职业。”

  “是啊,这个职业本来就是高危行业,做不好还不能辞职,只能以身殉国。”

  “其实现在转过头来想想,刘协做的够好了。”

  “他一辈子也没干啥坏事,在位期间也周旋过,努力过。”

  “如果在太平盛世,他肯定是一个好皇帝。”

  很多人对汉献帝刘协的态度发生了变化。

  汉献帝,他或许不是可歌可泣的英雄,他或许没有名留青史,但他也是值得后世之人钦佩的。

  直播间。

  蓝湛和君无双已经走近。

  汉献帝刘协看到了蓝湛和君无双,忍不住站了起来。

  蓝湛抱拳:“陛下,一别十年,可好?”

  观众们心中一颤。

  一别十年。

  如同老友般问候。

  汉献帝做何感想?

  “先生,真是后世之人?”

  刘协打量着蓝湛,他老了,但蓝湛跟十年前相比,没有任何变化。

  到了现在,他才终于相信蓝湛来自后世。

  “晚辈来自两千年后。”

  “两千年……”

  刘协动容:“十年和两千年相比,弹指一挥。”

  蓝湛打量着刘协,“陛下已经放下了。”

  刘协微微笑道:“放下了不少,但心中依然有愧,依然有恨。”

  顿了顿,他感慨道:“愧更多了,恨少了不少。”

  “陛下愧什么?”蓝湛看着汉献帝刘协。

  众人也看着刘协。

  这个问题,大家尽管已经有了一些猜测,但早就想问了。

  “我愧对高祖,愧对武帝。”

  刘协忍不住流出了泪水。

  他自称“我”,已经不再称孤道寡。

  “高祖斩白蛇起义,创我汉朝四百年伟业。”

  “武帝平定匈奴,开疆拓土,扬我大汉之国威,番邦蛮夷莫敢不从。”

  “守不住大汉四百年江山,我愧对高祖。”

  “天下离乱,番邦乱我边疆,我愧对武帝。”

  “我……是汉室罪人!”

  刘协悲从中来,痛哭流涕,像个孩童一般。

  观众沉默了。

  蓝湛继续问道:“陛下……恨什么?”

  刘协抬头看着蓝湛,“孤恨董卓乱我汉室,引天下诸侯纷争,民不聊生;恨曹操视我汉室如无物,挟天子以令诸侯,独断专权!”

  众人叹了一声。

  “孤恨自己无可用之将,无可用之臣,无可信之人!”

  “孤恨自己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看着天下纷争不断。”

  “孤……”

  刘协抬头看天:“恨自己无德无才,若有高祖武帝之才,光武中兴之能,天下岂会落入乱臣贼子之手?”

  轰隆!

  一声惊雷响起。

  暴雨突至。

  天地间越发悲凉。

  “哎,汉献帝……”

  “可悲可叹。”

  “愧对先祖,恨自己无力回天。”

  “汉献帝的无奈,其实又何尝不是我们的无奈。”

  “是啊,一百多年前,我们也经历过那种无力回天的无奈。”

  观众非常同情汉献帝。

  直播间。

  蓝湛看着汉献帝,“陛下可想见一见高祖刘邦?”

  刘协猛地看着蓝湛,随即低下了头:“孤,愧见高祖……”

  但紧接着,他又抬头看着蓝湛,“孤,想见!”

  蓝湛身前虚空扭曲。

  天地间突然变了。

  “我草,这特效太吊炸天了。”

  “我感觉时空都扭曲了。”

  “这是哪里?”

  “那是谁?”

  “汉高祖——刘邦!”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