壁纸之家手机壁纸节日12月25日哥斯达黎加电(记者 穆芸兮)写作业时学长深深的进入txt

12月25日哥斯达黎加电(记者 穆芸兮)写作业时学长深深的进入txt

时间: / 下载:30次

众人闻声望去,就见到坐在左后方的穆芸兮,手中举着牌子,目光灼灼,神情笃定。

  “我道是谁呢,原来是与魏少打赌的两人啊!不过那女子的脑瓜子倒是不笨,知道把握时机。”会场内有人大声道。

  “脑子不笨,人也长的很漂亮,可就是眼睛不太好使,找了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白脸。”

  “嘿嘿,看着吧,魏少肯定会跟着竞拍的,毕竟几百几千万的,对魏少爷来说,也就毛毛雨洒洒水啦。”

  拍卖会场内,议论声此起彼伏,但没有一个人跟着举牌,毕竟这种事没必要去掺和,安心看戏就好。

  再说了,台上就一根破铁棍,也没人能看得上。

  展台上的那位侍女,已经举起了小木槌,开始倒计时:

  “五十万一次……还有没有要出价的?……五十万两次……还有最后一次机会了!”

  听着这侍女拖沓的语速,穆芸兮恨不得冲上去,抢过她手中的木槌自己敲,实在太折磨人了!

  “五十万第三……”

  “我出三百万!”

  眼看着侍女就要落槌,二楼的六号包厢中,及时传出魏奎阳那无比傲慢的声音。

  “穆芸兮,我说了,今晚你们别想拍到,这里的任何一件东西,哪怕是一块废铁也别想!哈哈哈……”

  魏奎阳自二楼的窗口上,探出头来,冲着下方的穆芸兮,无比得意的哈哈大笑道。

  穆芸兮银牙一咬,还不待那侍女说话,她就再次举牌,娇声喝道:“三百五十万!”

  “穆小姐出价三百五十万,还有没有更高的?”侍女脸带微笑的问道。

  晴姐给她的任务是,只要这根铁棍不流拍就成,现在不仅完成了任务,还超出了预期,她岂能不高兴?

  穆芸兮则是一脸肉疼,她好不容易从郑少歌那里,赚了八千万,目前只到账四千万。

  剩下的那四千万,她都没好意思跟郑少歌要。结果现在倒好,一下子去了三百五十万,就为了买一根破铁棍,她能不肉疼吗?

  关键现在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头。

  “我出八百万!”二楼的六号包厢内,魏奎阳极为霸气道。

  “哇……”

  万宝楼上下,顿时传出阵阵惊呼声。

  “魏少还真是财大气粗啊!一下子加了四百五十万,太他妈有钱了。”

  “就为了一根废铁,就豪掷八百万,魏少不愧为豪门子弟!”

  “那俩货竟敢跟魏少作对,简直是活腻歪了。”

  “你们快看,那位绿裙女子又举牌了,还真是不见黄河心不死啊!”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下意识转头,统一看像穆芸兮,确定她举牌加了五十万后,又统一抬头看向二楼的六号包厢。

  魏奎阳非常享受这种,被众人注视的感觉,于是满脸笑意的举了举牌子,开口道:“我出一千五百万!”

 12月25日哥斯达黎加电(记者 穆芸兮)写作业时学长深深的进入txt

  听到这个出价,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纷纷忍不住感慨:这家伙果然富得流油,不然为了买一根破铁棍,怎么可能一下子,扔出一千五百万呢?

  随即,所有人的视线,又统一聚焦到穆芸兮身上。

  就连展台上的侍女也不例外,满脸期待的看着穆芸兮,似乎是在询问她要不要加价。

  穆芸兮的预算是五千万,‘炙阳草’这次怕是没戏了,倒不如放手一搏,全力拍下这跟破铁棍,多少能帮郑少歌挽回点尊严。

  于是她再次举起牌子,准备加价五十万。结果还没把牌子举起来,就被郑少歌伸手按住了。

  穆芸兮侧头看了郑少歌一眼,一脸疑惑的问道:“你拦着我干什么?好不容易碰到一件便宜货,机会难得,难道要放弃吗?”

  郑少歌摇了摇头,笑道:“像你这么叫价,那要叫到什么时候去?实在太慢了,让我来吧!”

  说着,郑少歌缓缓抬起右手,向展台上的侍女,伸出了一根手指。

  “这位先生,你这是要加价多少呢?是一百万还是一千万?”展台上的侍女见状,满脸激动的笑问道。

  没办法,交易额关系到她的提成,想不激动都难。

  “哼!侍女小姐,你这还用问吗?瞧他那副熊样儿,加价一百万那都是抬举他了,他最多加一万。”

  二楼的六号包厢内,传出魏奎阳的讥讽之言,言语间的轻视与不屑,谁都能听得出来。

  说着,又对郑少歌道:“小白脸,别怪我没提醒你,你若是加一万的话,加起来可就1501万了。

  要是叫了价,最终却拿不出钱,你可就要跟这个世界说再见了。”

  郑少歌没有理会魏奎阳的话,而是看向展台上的侍女,一脸淡笑道:“不好意思,你搞错了,不是一百万,也不是一千万。”

  “切……那就是十万呗!”

  会场内,顿时一片嘘声。

  “卧槽!这小子伸出一根手指的时候,老子以为他要出价一千万,害得老子还以为自己看走了眼!”

  “可不是嘛,我差点就以为他是某个,隐藏中的富豪呢,真是没种!”

  ……

  万宝楼上下,响起了此起彼伏的唏嘘嘲笑声。

  听着这些嘲笑声,魏奎阳脸上的得意更甚,眼睛斜视着楼下的郑少歌与穆芸兮,语带不屑道:

  “跟我斗,小爷今晚要让你们颜面扫地!”

  穆芸兮见到郑少歌伸出一根手指,还以为他要加价一千万,顿时就急了,加价一千万,那就是两千五百万啊!

  为了一根破棍子,花两千五百万,这也太不值了吧?虽说她的预算是五千万,但本着能省则省的原则,你就不能悠着点吗?

  万一增加到两千万的时候,魏奎阳不喊了呢,这岂不是多花了几百万的冤枉钱?

  所以当她听到郑少歌说,不是一千万或一百万的时候,那颗一直悬着的心,顿时就放了下来。

  毕竟在她看来,只要不是一千万就好,至于千万以下……那都能接受。

  然而,她这颗心才放了下来,又听到了一声晴天霹雳,一下子犹如五雷轰顶,被炸得里嫩外焦。

  只听郑少歌轻描淡写道:“我不是出一百万,或者一千万,而是要出价一个亿。”

  “轰……”

  此言一出,万宝楼里先是陷入死一般的寂静,但只是刹那间,就像是进入了菜市场,彻底炸开了锅,所有人都快要疯了。

  “卧槽!我没听错吧?一个亿!?”

  “草!这小子疯了,绝对是疯了,一根破铁棍花一个亿?这要是我孙子,非打断他的两条腿不可!”

  “哈哈哈……这下有好戏看了。”

  ……

  在这喧闹声中,穆芸兮直接站立而起,指着郑少歌臭骂道:“郑少歌,你是不是脑子有病?

  你难道没听见魏奎阳刚才说,付不起钱的后果吗?你自己要找死,可别带上我!”

  “这位先生,你确定要叫价一个亿吗?我这里有一次豁免权,允许你反悔一次,不会追究你的责任。”展台上的侍女开口道。

  她这是在给郑少歌台阶下。

  然而,郑少歌没走台阶,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语气肯定道:“我确定!”

  说着,他抬头看向二楼的六号包厢,淡淡问道:“胃溃疡,一个亿,你敢不敢接?”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