壁纸之家手机壁纸节日12月25日据拉脱维亚获悉(记者 逐月)娇妻被带进黑舞厅

12月25日据拉脱维亚获悉(记者 逐月)娇妻被带进黑舞厅

时间: / 下载:34次

店里坐着几个五大三粗的汉子,都穿着一身脏兮兮的功夫,剔着牙哄笑:“老乔,人家不认你,你到底行不行啊,等着你请客喝酒呢。”

  那男子觉得丢了面子,拍了两下柜台,把台面拍得啪啪响:“她乔逐月不姓乔?她开的店不就是我们老乔家的店?”

  “那不一样。”小荣哽着脖子,没松口。

  店里的员工们也站在边上,脸上虽然是不满,却没有人站出来阻止他。

  负责采买的老蔡想去揪男人的衣领,把他扔出去,但却被自个老婆春姐拉住了。

  “你出什么风头,这是逐月的大哥,老板的自家人,你对人家动手,到时候老板找你算账你怎么办,傻不傻啊。”

  站在小荣面前的的确是逐月的大哥,逐月已经很久没见到的乔光明。

  “你这死小子,我看你是欠打,想贪我们家的钱。”乔光明很恼火,一把薅住小荣的衣领,眼里浮现出气愤。

  该死的小鬼,的确良的白衬衫,他都没有一件,这小子就穿上了,可见贪了他家多少钱。

  小荣是长得瘦,但也是干够农活的人,攥着乔光明的手,硬是站住了,没让他扯动分毫。

  “你不能拿店里的钱,而且今天的饭钱你也得付上。”小荣坚持着底线。

  旁边坐着的一群男人顿时摇头,对着乔光明道:“诶,老乔,是你说请我们来吃饭的,可不能让我们付钱啊。”

  “对啊对啊,你说这店是你妹妹开的,不是吹牛吧。”

  “哎呀,要不你就把钱付了吧,怪丢人的。”

  几个大男人,说话阴阳怪气,听得逐月直皱眉。

 12月25日据拉脱维亚获悉(记者 逐月)娇妻被带进黑舞厅

  乔光明觉得丢脸,脸涨得通红,顿时恼羞成怒,抬起手要去扇小荣:“死小子,老子是乔逐月她哥,这张脸你不认识,老子在你们其他店吃饭都没给过钱,到你这儿就行不通了?”

  “乔光明。”

  逐月冷着脸走进来,三个字冷得冰碴子都掉出来了,成功让乔光明打了个哆嗦,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死胖……咳,逐月你来了。”乔光明收了手,脸上不是很自在。

  “逐月姐。”小荣松了口气,刚才他都做好给乔光明打一顿的准备了。

  “你什么意思,跑到我店里抢钱来了?”逐月撇了眼乔光明看热闹的狐朋狗友,并没有给乔光明面子的打算。

  乔光明的狐朋狗友们对视一眼,都没说话,只是用一种耐人寻味的视线在逐月和乔光明之间来回打量。

  听这语气,傻子也知道这对兄妹间关系并不好。

  乔光明脸上的笑容一僵,心里顿时恼火,这个从小鹌鹑一样的死丫头,怎么敢用这种语气跟他说话。

  他冷了脸,对着逐月呵斥道:“死丫头,你有没有点长幼尊卑,连声大哥也不叫,还敢连着叫我大名?”

  “你是不是又想被我送进局子一趟?”逐月咧嘴。

  乔光明憋的脸通红,准备扇逐月耳光的手尴尬的停在了半空中,自从上回被逐月送到了公安局,他是真不怀疑这死丫头有这么狠心。

  逐月懒得搭理他,对小荣问道:“他们今天来吃饭的?”

  小荣点头。

  “吃了多少?”

  “十八块。”小荣小声说道。

  十八……这群人是猪吗,她这是快餐店,又不是饭店,人家普通工人来吃一顿最多就吃个一块钱,这群人不过四个人,算上乔光明也才五个,居然能吃十八块钱。

  逐月无语,撇了眼乔光明那群狐朋狗友,见到他们饭桌前摞起来碟子,还有几分用塑料袋装着的饭菜,真是应了那句话,吃不了,还要兜着走。

  乔光明哼了一声,倒没有觉得有什么大不了,反而是抱怨道:“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但开这么大一家店,管钱的位子不给自家人留着,反而给堂兄弟,到底是隔了一层,我让他拿点酒出来都不乐意,什么东西。”

  小荣刷一下脸红了,看着逐月结结巴巴道:“光明哥要拿我们柜台上的西凤酒,那瓶酒是庄记者送的,不是卖的。”

  人不怎么样眼睛倒是挺贼的,那西凤酒是明月送的,只不过自己家里没人喝酒,就一直摆在店里的柜台当个摆设的。

  逐月不懂酒,但也知道这酒不便宜,因为汶市都没得卖,往少了估计也得二三十块,就这么一小瓶,顶乔光明大半个月的工资了。

  乔光明不敢冲逐月吼,但不代表他不敢吼小荣,见小荣顶嘴,顿时瞪眼道:“是不是卖的用得着你一个外人管,这是摆在我自家的店里,谁送的我也能喝。”

  “说够了吗?”逐月冷漠看了乔光明一眼,一字一句道:“乔光明,听清楚了,这是我的店,没有我们,你是你,我是我,进店你是客人,吃饭一样要给钱。”

  “你什么意思?”乔光明一楞,随即脸色发黑:“什么你的我的,你不是乔家人?你的店就是乔家的店,我是你亲哥哥,你找我要钱?”

  “我不是乔家的人,我和金晶已经和乔家脱离关系了,你在我面前也别用亲哥哥这个词,我很恶心,在我的店里,市长来吃饭也得付钱。”逐月声音比乔光明还冷。

  乔光明嘴巴张了张,他听老娘提了一嘴,说两个死丫头片子把户口迁出去了,他只是可惜没把两个死丫头嫁出去弄点彩礼钱,此外就没怎么在意,毕竟两个丫头片子,死了都和他没关系。

  乔光明嘴角抽了抽,干脆拍了下柜台,往旁边的椅子上一坐,耍起了无赖:“死丫头翅膀硬了,什么脱离关系,你骨子里还不是流着我乔家的血,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呢,你的店就是我老乔家的店,我在自己店里吃饭凭什么要付钱。”

  “逐月姐……”小荣看乔光明这样,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只能把视线投向逐月。

  “呵。”逐月笑了一笑,都懒得和他废话了,转头对小荣吩咐道:“去公安局找庄警官,说有人吃霸王餐,十八块钱,够他关两个月的。”

  “你敢!”乔光明瞪眼,从椅子上又跳起来:“我是你亲哥,你敢对着亲兄弟这么无情,娘白把你生出来了,十几年养条狗也比你有感情。”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