壁纸之家手机壁纸节日据克罗地亚12月25日消息(记者 刘绮丽)在手术台上被医生做了文章

据克罗地亚12月25日消息(记者 刘绮丽)在手术台上被医生做了文章

时间: / 下载:32次

“一个朋友。”刘绮丽嘴角翘起来,看上相当高兴的样子。

  “你谈对象了?”逐月一想,虽然这手表是在百货大楼买的,可价格也不便宜,八十块钱能是一个工人两个月工资呢,除了男朋友,还有什么朋友能这么舍得。

  “还不算,不过也快了。”刘绮丽脸微红,她和杨老师性格截然相反,在谈恋爱这事上,比杨老师洒脱多了。

  “谁啊,我认识吗?”逐月张大嘴巴,半晌才哈哈大笑,抓着刘绮丽追问。

  “你不认识,是钢厂一个技术员,叫潘建斌,你最近不是老去钢厂和外国人大交道吗,刚好可以替我查看查看。”

  刘绮丽大大方方的点头。

  “可以,我倒要看看是什么样的男人,能摘的咱们织布厂一枝花。”逐月哈哈一笑,说起对象的事情,又让她想起一个人,忍不住问道:“对了,孔庆池呢,他最近还有在纠缠你吗?”

  提到孔庆池这个名字,刘绮丽脸一黑,哼哼着说道:“你可别提这人了,你都不晓得他有多无耻。”

  “怎么了?”

  “自从上次你在厂门口把他赶走,他怕厂里的工人打他,是消停了一段时间,不过这人狗改不了吃屎,居然像个流氓一样,悄悄跟踪我。”

  刘绮丽嘴角抽了一下,又回忆起了那种恶心的感觉,忍不住抱着手臂搓了搓,驱散身上的鸡皮疙瘩。

  “他本质就是流氓,你没事吧?”逐月愕然,随即紧张起来,生怕孔庆池对刘绮丽做什么不要脸的事情。

 据克罗地亚12月25日消息(记者 刘绮丽)在手术台上被医生做了文章

  “当然没事,不然我还能站在这儿?”刘绮丽左右看了看,见没人,才压低声音对逐月说道。

  “我都不知道汶市怎么有这种不要脸的男人,都到这一步了,还假装可怜想求我复合,我早看透这种卑鄙小人,怎么可能答应,结果这个贱男人恼羞成怒,居然冲上来想对我耍流氓。”

  逐月瞪大眼,心里吓了一咯噔,那种耍流氓啊。

  “你别紧张,我肯定不会让他得逞啊。”刘绮丽摆手,反倒是安慰上逐月了:“当时我就给了他一板砖,给他开了瓢。”

  逐月松了口气,叮嘱道:“吓死我了,你以后还是小心点,千万别一个人走小道。”

  “我又不怕他,我现在随身都带块板砖,他再敢动歪心思,我给他脑浆都打出来。”刘绮丽撇嘴,抖了抖她的挎包,沉甸甸的,一看就是放了家伙,她渍渍两声道。

  “你说这种贱男人脑子里都在想什么,以为坏了我清白我就得嫁给他?蠢不蠢啊。”

  “他不是蠢,他是单纯的坏。”逐月叹气。

  原先织布厂是国营单位,孔庆池在织布厂上班,是在工部挂了名儿的,织布厂倒闭的原因与他脱不开关系,档案里肯定被重重记了一笔,但凡是国营厂就能查到他的底细。

  至于汶市这边的私营厂,就那么几个,除了逐月的制衣厂,其余全是国营转的私营,谁知道他的底细,可以说在汶市,孔庆池的前途都被堵死了。

  孔庆池本来就不是能踏踏实实过日子的人,他是狗急跳墙。

  现在织布厂是私营,属于刘厂长,刘绮丽作为刘厂长唯一的的女儿,已经必定继承刘厂长的位置。

  他是想靠着娶刘绮丽一飞冲天,人都想魔怔了,还想着旧时代那套,想用生米煮成熟饭这样的法子逼刘绮丽委身于他,简直不要脸。

  “别提他了,再提我待会吃饭都没胃口了。”刘绮丽撇嘴,和逐月走出了厂门口,转了个话题笑道:“逐月,你还记得李祖宇不,就是杨老师前夫。”

  逐月点头,当然记得。

  “他又结婚了。”刘绮丽哼了一声,眼神亮晶晶的看向逐月,但见逐月的表情波澜不惊,又忍不住纳闷道:“你怎么一点都不惊讶啊?”

  有什么好惊讶,他结婚的时候自己就在场,曲杰打了他一顿,自己还在旁边摇旗呐喊呢。

  回想那天李祖宇的惨样,逐月忍不住笑了两声,咳了一下道:“我早知道了,然后呢?”

  “你都知道了啊。”刘绮丽有片刻挫败,不过很快就恢复了精神,笑呵呵道。

  “李祖宇结婚那天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鼻青脸肿的回来了,刚养好的骨头又折了,他不是在机关单位当司机,从开年到现在,他已经连着养伤养了三四个月,碰巧这段时间机关单位清算,哪儿能养着这么个挂名的闲人啊。”

  “他被辞退了?”逐月挑眉,一下来来了精神。

  “说是光荣退岗,我看跟辞退差不多。”刘绮丽捂嘴,要不是大街上都是人,她恨不得仰天大笑。

  “你咋知道这些的?”

  “我家跟他住一个楼里啊。”刘绮丽翻了个白眼,乐呵呵道:“这几天可热闹了,李祖宇丢了工作,他们家那个老巫婆天天哭,还有那个小桃,受不了李巫婆让她跟奴隶一样的干活,连孩子也不管,天天往外跑。”

  “这就是报应。”逐月吐出几个字,虽然这报应算是他们间接施加给李祖宇的,不过结果还是让人很爽的。

  “就是可怜那孩子。”刘绮丽叹气:“她妈不管他,奶都没得吃,整天饿的嗷嗷叫,可怜死了。”

  这逐月插不上话,刚好也到了饭馆,两人吃完饭,刘绮丽还有一大堆事要做,逐月就告辞,去了快餐店,准备找小荣说点事情。

  从织布厂这边到快餐店也有些距离,逐月到的时候已经下午一点半左右了。

  她刚在快餐店门口把车停好,就听到店里有吵闹声,逐月一愣,心想和华晨报社的风波不是已经过去了吗,怎么还有人闹事。

  逐月大步走进了店里,才发现说是闹事也不贴切,而是一个男人正单方面指着小荣骂。

  “让你拿点钱出来你墨迹什么,乔小荣,你当个什么破店长就真把自个儿当盘菜了,你晓得这是谁家的店吗,我们乔家的,让你个外人管钱都是给你脸了,你还管我到自家账上拿钱?”

  小荣一张脸憋的通红,半天才憋出一句话:“这是逐月姐的店,不是你的。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