壁纸之家手机壁纸节日12月25日据拉脱维亚获悉(记者 安子溪)老师的小兔子好软视频

12月25日据拉脱维亚获悉(记者 安子溪)老师的小兔子好软视频

时间: / 下载:20次

安子溪暗暗咂舌:这鱼做的!

  鱼皮完整,琥珀色的汤汁将鱼包裹住,配上翠绿的香菜,红色的干辣椒,颜色当真是好看。空气里全是鱼香气,闻起来特别鲜,反倒没有腥味,吃起来口感肯定也不错。没想到啊,刘满仓的手艺这么好,将来当个厨子也饿不死他呀!

  “一起吃呗!”

  “我就不了,我回去陪我妈一起吃。”

  “那这鱼给大娘端过去半条,我们一顿吃不了,天太热了,放坏了怪可惜的。”

  刘满仓憨厚地笑了笑,“我妈吃药,不能吃鱼,这里还有辣椒她也不能吃,得忌口吃一些清淡的。你们吃吧,祁老我先走了,有什么活儿您老吱声啊!”

  等刘满仓走了,师徒二人才坐下吃饭。

  “你看看人家,再看看,就知道吃!”老头特别嫌弃安子溪,主要是他想喝酒,安子溪没让。

  “不让你喝酒是为了你好!酒喝多了,拿不住针!你要是真想喝,等我把你的本事都学会了你再喝,到时候你就算喝成了酒精中毒,没沾酒就哆嗦,我也绝对不拦着你。”

  “嘿~”祁老头的胡子都气飞了,他怎么收了这么一个徒弟,怎么比他还贫呢!?明明是关心人的好话,怎么从她嘴里说出来就那么不中听呢!

  “多吃鱼肉!”安子溪将刺除掉,把鱼肚子上的鱼肉夹给祁老头,然后抬头看了看小院上顶罩着的遮阳棚,“这棚子也是刘满仓修的?”

  “啊!人家怕我这个老头子晒坏了,特意用的。”祁圣林翻了个白眼,一副反正比你这个徒弟中用的样子。

  安子溪也不恼,反正没有她这个徒弟,祁老头也不可能认识刘满仓。

  师徒二人吃完了午饭,安子溪便麻利地收拾了碗筷,祁圣林自己去东屋午睡了。她收拾完碗筷,直接收拾起了西屋,然后将自己的铺盖杂物一一放好。

  等干完这些活,已经下午两点了。她实在没事情做,干脆把祁圣林给她的那本书拿出来,从头到尾的再看一遍。

 12月25日据拉脱维亚获悉(记者 安子溪)老师的小兔子好软视频

  这本书里的内容她已经全都记下来了,有了前几次祁圣林的讲解,她也能很好的理解书中的知识点。但是她毕竟是半路出家,从来没有接触过中医类的东西,所以还是要多看,多学,争取把这些东西都记在脑子里,刻在心里,才算是学以致用,不辜负老天爷让她再活一回吧!

  祁圣林睡了一个小时就醒了,看到安子溪在看书,也是颇为欣慰。

  老头背着手出了屋,到院子里坐了一会儿。安子溪就像没有看见他一样,还沉浸在书的世界里,这让祁圣林非常满意,不由得点了点头。

  学习,就得这个劲头。

  就在这时,刘满仓又过来子。

  安子溪终于抬起头来,一脸诧异地道:“还没到吃晚饭的时间呢!”

  刘满仓摆了摆手,“那个,安姑娘,我弟弟满库来了,还带了一个人来,想要见你。”

  刘满库来了?带了一个人想要见她?

  “我认识吗?”

  刘满仓点了点头,“她说你认识,说是你们打过交道!”

  “谁呀!”

  “姓吴!要不你跟我过去见见。”

  姓吴?她就认识两个姓吴的,吴敏红和她姐姐吴秋红!

  难道是她们?

  “男的女的?”

  “女的!”刘满仓有些局促,“是满库不懂事,经不住人家软磨硬泡把人带过来了!你要是不想见,我这就让她回去。”

  安子溪本来想跟他过去看看的,不过一想到高大娘的身体状态,干脆就让刘满仓把人带到这边来!

  人家是来找她的,没有必要在别人家叨扰。

  祁老爷子有些好奇,不过也没问什么。

  不一会儿,刘满仓就把吴秋红带了过来!

  安子溪笑着起身相迎,“还真是你啊!吴大夫。”吴敏红没来。

  祁老爷子慢慢腾腾的往屋走,年轻人的事情,他还是不要跟着参和了。

  “小安姑娘,我们又见面了。”

  安子溪点了点头,指着一旁的小凳子道:“招待不周,请坐。”

  吴秋红也就顺势坐了下来。

  “你费了这么大劲儿找上我,是有什么事吗?”

  “是我不请自来,打扰姑娘了!可是我也真是没有办法了,这才千方百计打听你的下落。”吴秋红脸上露出几分激动神色,“我也是实在走投无路了。”

  安子溪笑了一下,“咱们也算是老相识了,有话直说就是了。”看吴秋红这个样子,估计也是病急乱投医了。她局促的坐在那里,手里紧紧握着包带,因为太用力的关系,指节都泛白了。

  “这事,也不是我的事,是我恩师家的事。”吴秋红组织了一下语言,才缓缓道:“我的老师有三个孩子,最小的女儿去的早,只留下一个不满周岁的孩子。孩子父亲不到半年就组织了新的家庭,就把孩子送到了我老师家里。孩子的爷爷奶奶对孩子不闻不问。我老师呢,也不指望他们,和师母把这孩子当成眼珠子一样养着,看到外孙女在近前,就像是看到了女儿还在,也是老两口的一个慰藉。”

  “只是一年前,这孩子失踪了!”吴秋红语气沉重地道:“孩子是在放学的路上不见的。当时她十五岁,已经上中学了,上学放学都是自己走,有时候和同学一起走,从来没有出过事。但是孩子失踪那天,下小雨,我师傅,师母在家里等了半天也没见孩子回来。一开始是以为孩子在哪儿躲雨呢,可是后来雨停了,孩子还没回来。我师傅就急了,先去学校找,后来又上她同学家找,也没看见人。”

  吴秋红叹气,“当时就惊动了邻居,大家一起在学校和家附近找,也没找到。去了派出所,结果人家说失踪时间太短,不给立案,只是让咱们都回家再等等。这一夜,老两口谁也没歇着,发动孩子的两个舅舅,表哥,所有认识的人都撒出去找,也没找到。后来报案了,可是,警员们前前后后的查,什么线索都没找到。”

  吴秋红说到这里,眼眶红红的,“我师母因为这个事儿,半年前郁郁而终撒手走了!老爷子身体如今也不大好,就想在闭眼前把孩子找回来!”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