壁纸之家手机壁纸节日根据12月25日科摩罗最新消息(记者 苏小慧)一下又一下有力的撞小说

根据12月25日科摩罗最新消息(记者 苏小慧)一下又一下有力的撞小说

时间: / 下载:18次

苏小慧咬着牙又去上了两堂陆湛阳的课。除了又一次次地差点被虐死,她还敏感地感觉到了一些古怪。

  二楼教室总是有人借故突然闯进来,看见她就满脸好奇,笑得一脸诡异。再就是陆湛阳,休息间隙他好像总是围着二十九中学的案子说话。

  怎么?这案子对他伤害这么大吗?还没完没了了?苏小慧稍稍有点心虚。倒不是因为案子,她自认为判得没有任何不公。但看陆湛阳现在这情况,仿佛真因为那案子丢了工作。那他对自己有怨气也就顺理成章了。

  苏小慧心里陡然一惊。怪不得陆湛阳对她是一节课比一节课更凶残。除了第一堂课做的体能训练外,又加了柔韧性训练。什么弓步压腿、辅助压腿、坐位振压,而且每次快下课时陆湛阳都会以教她技巧为名把她往死里摔。

  苏小慧觉得陆湛阳就是个做兰州拉面的厨子,而她则是厨子手里的那个面团。正被抻抻拉拉、摔摔打打,想尽一切办法要把她给抻长了摔软了。可她分明觉得自己已经快被抻断了摔散了。

  再加上这店里的其他教练也各个神情古怪,要说这不是因为报复故意整她,她自己都不信。喵滴,此地凶险,不宜久留!小身板儿受不了啦!

  连续上了三节课后,苏小慧果断决定战略性撤退。她此时正站在前台小妹面前笑靥如花,企图用自己的亲和力去征服她。

  “美女,你看,我是真的不太适合上陆教练的课。我想,可不可以退课?如果实在为难……要不然给我换个教练试试也行。”

  前台的小青一脸尴尬地看着她,又看了看她身后。

  随即一个低沉的男中音从苏小慧背后传来:“对不起,本店课程一经售出,概不退回。”

  苏小慧一扭头,正看见站在她身后穿着跆拳道服的陆湛阳。

  “怎么,苏法官,这么一点训练就受不了?”陆湛阳笑得一脸嘲讽,苏小慧看得满心窝火。小青眼见战火将起,迅速逃离,把战场让给这两位壮士。

  陆湛阳慢慢走到苏小慧面前,低头看着她,气势迫人。

 根据12月25日科摩罗最新消息(记者 苏小慧)一下又一下有力的撞小说

  “我们店的课程是有一定技术保密性的。用你们学法律的话来说叫……对,知识产权。这点苏法官可以理解吧?所以课程一经售出概不退回。而且我们当时可是签了一年的课程。这一点在你签的健身合同的第二条第九项是有规定的。你没看到吗?

  “至于换教练这事儿,我是本店唯一的跆拳道黑带四段教练。不客气的说,在本市和我同年龄段的黑带四段廖廖无几。能找到我当你的教练你应该感到三生有幸!

  “更何况为了课程能系统、完整地实施,保证锻炼效果,我们还特地在合同的第二条第三项规定,‘学员在没有确切理由下不得随意更换教练’。怎么,这一点你也没有注意到吗?

  ”你所说的不适合我的课,这并不能算是‘确切理由’吧?锻炼本来就是对自身生理机能的挑战。刚开始出现不适感是很正常的。否则我们也不会在合同里这么郑重地规定‘不得随意更换教练’。为的就是对你们学员负责,让你们达到最好的锻炼效果。”

  陆湛阳看着脸上微露疑惑的苏小慧心里忍不住得意起来。不愧是专业律师拟的合同。全面、严谨、无漏洞。不枉他之前花了几天的时间来研究。

  可苏小慧的表情为什么只是微微的疑惑?她难道不应该是更愤怒或者更惊讶一点吗?

  此时此刻的苏小慧内心确实极度惊讶的。她想:完了完了,这二货该不会是进化了吧?从“暴君”升级到了“变态”?不会真被二十九中的案子给刺激到了吧?

  还有刚刚他说什么?他当我的教练我应该感到三生有幸?真是见过不要脸的,但没见过这么明目张胆不要脸的!

  这位刚在苏小慧心里升级为“明目张胆不要脸的变态”,此时看着苏小慧依然波澜不惊的样子,烦躁的情绪又涌了上来。他不禁稍稍抬高了点调门:“你有在听我说话吗?”

  我就说嘛!见他这样苏小慧瞬间松开了眉头。哪能进化得这么快!看来只是有备而来。喵滴,还真是有备而来呀!

  苏小慧仔细想了想她签的那份健身合同,这事儿的确是她大意了,签的时候根本就没太在意。

  可话又说回来了,谁花钱买服务时能够想到会有个变态正躲在角落里对你伺机报复?而且谁竟那么“幸运”地会和个心眼儿极小、报复心极强的奇葩又第二次再遇上?

  “这事儿早有预谋吧?合同你动过手脚?”现在要是说她和陆湛阳完全是偶遇,陆湛阳是个纯洁的小白兔,那她苏小慧以后就把所有的兔子都归为猛兽类!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不用经过什么技术判断,陆湛阳现在的表现太明显了!就是那种不会说慌的人在说谎的状态。干了这么多年的法官,这点眼力再没有,她完全可以马上去死一死了。

  “我请的是一对一的跆拳道私人教练。私教的话……我以前审过类似的一个案子,当时双方签订的是《聘请私人教练服务合同》。甲方是顾客,乙方是私人教练,而不是健身俱乐部。

  “我当时还问过那个健身教练。他说这是行业内部不成文的惯例,是防止健身俱乐部和教练之间以后为了相关利益发生纠纷。所以只要有客人想聘请私人教练,健身俱乐部都会让顾客和教练直接签订合同。

  “可我签的却是普通的《健身服务合同》。甲方是我,乙方是你们‘阳光健身俱乐部’。而且合同中也只是泛泛的表明我的健身教练是一位黑带四段的跆拳道高手。但正常的私教合同中起码应注明私教的姓名,不是吗?

  “我不相信你已经专业到了可以独立设置出这么严密的合同条款的地步。但改个合同名头,隐藏自己姓名这样的小事儿应该还是难不倒你的。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呢?是因为你怕我发现我的教练是你——我以前案子的败诉方。

  “那么,陆湛阳!你做了这么多,还说不是故意打击报复我?你说我能信吗?”

  “你……”原来苏小慧并不是不记得他。陆湛阳心里松了口气,竟隐隐有些小窃喜。可看着气场全开的苏小慧,到底气势弱了弱,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合同就是这么签的,你说这么多都没有用。后天按时来上课,不准迟到!”

  陆湛阳强撑着摆出了教练的气势,说了两句后转身要走。

  苏小慧现在的气场实在是太过压迫逼人。他隐隐有种又回到庭审现场的感觉。再呆下去,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又被她给绕进去。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