壁纸之家手机壁纸节日12月25日报道:【记者 包子轩】男友室友个个如狼似虎

12月25日报道:【记者 包子轩】男友室友个个如狼似虎

时间: / 下载:28次

包子轩这几天心情很好,自从2年前从香江来到伦敦求学之后就没有回过家的自己;终于要回家了。作为香江为数不多,从中学直接考上牛津大学和麻省理工交换生的学生,毕业之后可是授予两个学校学位的。这可是在全世界任何一个国家都会受到重视的学生;可以说是极为罕见的。

    17岁离开香江之后就没有见过自己的母亲,母亲一个人把自己带大是非常不容易的一件事情。为了节省路费和假期时候多赚一点钱来减轻母亲压力。包子轩可以说这两年干过很多工作,当过导游,做过翻译甚至最开始的时候还在华人餐厅里做过服务员。

    香江这个在清朝的时候被英国租界的港口城市,再过20年就要完全回到华夏的怀抱了。但是现在很多情况下还是按照英国人的风格办事,所以很多香江优秀学生留学第一选择就是英国的大学。包子轩就是在这种背景下被单身母亲应逼着来到这里求学的。

    这个暑假有45天时间,到9月初包子轩就要去美利坚麻省理工报道了,接下来在麻省理工来完成他剩下的两年学业,想着很快就可以见到自己的母亲了。包子轩拿着早就准备好的礼物登上了飞机。

    和他同一班飞机还有其他香江过来的学子。由于平时不在一个圈子,很快就被人无视了。要说包子轩长得虽说不是很帅气,但是178厘米的身高,加上有一点忧郁的气质;以及名校的加成还是可以吸引一些女孩子青睐的。

    但是这个每天除了课堂和实验室;就是在打工和去打工路上的香江男孩,根本没有给任何女孩子接近的机会;加上在天才云集的牛津表现也只是中等水准。久而久之牛津的女学生也就没有关注过他了,很快被人遗忘在角落里。

    这样也正好使包子轩的时间更多放在工作和学习之中,在伦敦香江学子聚会他也只参加了两次,所以在香江的同乡看来他就是一个另类。别的学生不是学习金融专业就是建筑等;香江很好进入精英阶层的主流课程,只有他一个人选择了航空动力和机械制造专业;一个标准理工男。

    看着飞机上三三俩俩的在聊着天,包子轩在一个靠窗位置在看数控机床的研究方向,一本在牛津也只有少部分人看明白的书。看到他看的书旁边一个中年人了有兴致看了一会。便和坐在旁边的女儿聊了起来。

    中年人大概45岁左右,看上去有一种上位者的气质;尤其是眼神给人一种十分锐利的感觉。其实包子轩不知道的是,中年人名叫张玉良,是香江很有名望豪门的第二代,家族在香江有着很深厚影响力。只是张家一直低调发展,没有像其他新兴家族那样惹人关注而已。张玉良虽然是排行老四,但是真正明眼人都知道;以他的能力一定会挤掉三个哥哥成为张家新掌门人。这一次来英国出差知道女儿要从伦敦回香江;为了多陪陪女儿,在结束工作之后叫手下人先走了。等了两天,才和自己的女儿坐上飞机回香江;但是由于订机票的时候比较匆忙,所以只能坐经济舱了。

    张玉良女儿名叫张悠然,今年20岁,是卡迪夫大学一名金融系会计专业的大三学生。其实张悠然长得还算可以,那种能打80分的女生。只是在张玉良面前有一些放不开,这也难怪,香江张家门风严谨,而张悠然又是张玉良三老婆生的。香江在五、六十年代还是沿用着古代法律,可以取多个老婆,直到近两年才被废除。

 12月25日报道:【记者 包子轩】男友室友个个如狼似虎

    见到张悠然有一些拘谨,当飞机飞平稳之后,张玉良看了这个坐在自己旁边的年轻人。从一上飞机除了看书,就没有看别的东西的青年,仿佛在他心中只有书才能给自己带来快乐的年轻人,产生了一些好奇。

    张玉良为了使女儿不那么拘谨,在自己面前放开一些所以主动找话题。扭到女儿耳边小声的问:“然然,你认识旁边的男孩吗?”

    张悠然:“他不是我们学校的,应该是伦敦这边的,不过香江学子聚会没有见过他。不过看书名我到是听过关于他的一些传闻。”

    张玉良:“他很有名吗!”

    张悠然:“名气没什么,就是为数不多选择理工科的香江学生,而且应该在牛津读书。基本没有参加香江学子的聚会,所以大家只是听过有这么个人。”

    张玉良:“他看的是什么书?”

    张悠然:“好像是关于机床的。”

    这个时候张玉良忍不住好奇便对着包子轩问:“鄙人张玉良,不知道小兄弟看的是什么书,在下看不明白也没见过有些好奇,随便问问。”

    包子轩见有人和自己说话,放下手中的书说:“张生您好,原来你也是香江人啊!这本书是数控机床的研究方向,主要是介绍数控机床方面的书。您没见过不奇怪,这是我们学校的内部教材。”

    张玉良:“不知道小兄弟贵姓,在哪所高校读书啊!说完指了一下旁边接着说道,这是我女儿在卡迪夫大学读书。而张悠然礼貌的点了点头。”

    包子轩:“张生您好,不用那么客气,我叫包子轩在牛津大学读书。您直接叫我小包就可以了。”

    张玉良:“那我就脱大叫您一声小包;小包是学什么专业的,今年大几了。”

    包子轩:“我是学航空动力和机械制造专业的,开学就读大三了。”

    张玉良:“我女儿开学读大四,你们可以认识一下,在英国多少有个照应。”

    包子轩:“可能要让张先生失望了,开学我就要去美利坚了,我在那边完成后两年的学业。”

    张玉良笑呵呵的说:“小兄弟还是高材生啊!”不过对这个说话不是很委婉的小伙子他也没有放在心上,有一句没一句聊着的时候飞机晚餐就送了过来。大家就开始吃起了晚饭!

    这个时代的飞机要经过新加坡加油之后才能飞到香江,所以真正到达香江的时候要20个小时之后,不过好在新加坡大家可以下去休息一下。

    第二天上午的时候,飞机在还有两个小时就要到达香江了,张悠然准备拿出自己行李箱上的东西,没有注意外面密布的云层。而张玉良又去了洗手间,所以一个女孩子在飞机摇晃的时候没有抓紧行李箱,但当她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只见行李箱不偏不倚正好砸到了在里面睡觉的包子轩头上。

    只听到“啊”的一生叫声,空姐立马向发出声音的地方走了过来。这声叫的不是别人,正是没有拿稳行李箱的张悠然。而在里面熟睡的包子轩则满脸是血,昏死了过去。看到这种情况空姐们立刻开始对包子轩采取了急救措施。

    当张玉良回到座位上的时候;看到这一幕后立马明白了什么,抱住女儿一直的安慰。边安慰边说:交给爸爸了,你不用担心。

    在空姐专业的救治之下,包子轩一个小时后终于醒了过来。但是现在的包子轩,已经不完全是刚上飞机时的香江少年了。他的灵魂里面同时住着一位来自50年后优秀的华裔飞机发动机工程师;可以说罗罗公司的包子轩,重生到了50年前和自己同名同姓,并且还是一样从伦敦飞往香江的飞机上,不过好处就是完美的保留了今生的记忆。

    但是刚刚醒来的包子轩还是有一些朦胧,看到dc-8这种已经淘汰多年的飞机,还是有一些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在包扎完毕,空姐询问了几个简单问题之后,便回到了自己座位上。而在这个过程中,空姐说会有保险公司以及航空公司管理人员联系他后续赔偿问题。

    刚刚回到座位上的包子轩还没坐稳,张玉良就代表女儿表示了歉意,并且说到达香江一定会给他一个满意的答复;同时飞机也开始准备降落了。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