壁纸之家手机壁纸节日瓜达拉哈拉2月25日电(记者 林浩)吞下爸爸的大东西

瓜达拉哈拉2月25日电(记者 林浩)吞下爸爸的大东西

时间: / 下载:108次

长安历1856年,诸夏国大秦府邺陵城,中等学院内。

    就在结束了一天课程的江风收拾书包准备离开教室时,一双大手忽然拍了拍他的肩膀。

    “江风,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咱们就要参加高等学院考核了,你想好去哪个学院了吗?”

    声音的主人叫做林浩,是江风的发小。

    “能考上大秦文明学院已经不错了,还能想去哪儿?”

    江风白了林浩一眼,没好气地回答道。

    高等学院分为文明学院和战争学院,顾名思义,文明学院负责科技研发,战争学院则是为了培养人族天才成为精英战士,以便输送向洪荒战场。

    听起来似乎文明学院更为高大上一些,毕竟有涵养的学者怎么都比莽夫要来的更为高端,可事实并非如此。

    距离洪荒万族强者并存的年代已经过去了数千年,如今的人境鲜有顶级强者。

    伴随着鸿蒙大陆的灵气越来越稀薄,本就不擅长修炼一道的人族更是加速了没落。

    只有少部分血脉优异且天赋异禀的人可以修炼,像江风这种血脉普通、资质平庸的人几乎没办法汲取愈发稀薄的灵气。

    因此即使他无论学习还是修炼都十分刻苦,直到目前为止也不过通脉四重的实力而已。

    人族天生不擅长修炼,而通脉乃人族修炼之始,唯有打通百骸、九窍、六藏,方可吸收天地灵气修炼淬养身体,进入炼体境,正式开启修者之路。

    对于绝大部分普通人而言,在江风这个年龄达到通脉四重算不得太差,属于正常水准。

    可战争学院从不接收庸才,让没有修炼天赋的人踏上这条路一来会浪费诸夏国乃至人族的大量资源,二来把他们送上战场非但起不到任何效果,反倒可能会让这些人白白送掉性命。

    拿江风所在的邺陵城中等学院举例,预考班共有十个,学员八百人,达到通脉四重的学员至少有四百名左右,通脉八重以上的都有数十个,有少部分世家大族的天才更是已经达到了炼神境。

    足足超出江风两个大境界之多。

    按照往年各大战争学院在邺陵城中等学院的招生比例,今年录取的人数也不会超过五十人。

    因此以江风通脉四重的实力若是想进入战争学院,哪怕是最弱的战争学院也几乎没有任何可能。

    而相较于门槛高到离谱的战争学院而言,选择文明学院显然更为妥当一些。

    虽说学习知识的能力也和智商等因素挂钩,每个人都不尽相同,可和修炼比起来这玩意儿不甚看重天赋。

    在学习一路上,只要努力便多多少少都会有所收获,可修炼一途是看资质的,不是说你多努力就能抵消天赋与血脉带来的差距。

    因此修者是稀缺资源,能进入战争学院自然比进入文明学院的前途要光明上无数倍。

    成为修者是诸夏国每一个热血男儿的梦想,这意味着强大与特权,江风自然也不例外。

    可惜的是,以他的血脉与天赋可能这辈子都与战争学院无缘了。

    看到江风一副不快的模样,林浩也自知失言,讪讪地笑笑。

    他们两个自小一起长大,林浩又岂能不知江风的苦衷。

    自己这个发小与别人不同,绝大部分男孩想进入战争学院是为了提升自己的社会地位,享有“优先择偶权”。

 瓜达拉哈拉2月25日电(记者 林浩)吞下爸爸的大东西

    而江风却是想要借此强大自己的实力,好去洪荒战场杀敌。

    因为他的父母就死在洪荒万族的手中。

    可惜的是,江风空有一腔热血,却没有进入战争学院的能力。

    “嗨呀,大秦文明学院好啊,成为一名风度翩翩的研究员,每天吟诗作乐、对酒当歌,不比进入战争学院当一个灰头土脸的苦逼修者强?”

    林浩担心自己的失言会让发小伤心,赶忙改口道。

    江风又岂能不知道林浩的心思,无所谓地笑笑:“好啦,别花椒我了,倒是你自己要好好努力,争取考上大秦战争学院啊!”

    与江风不同,林浩的家世虽说算不得显赫,但在邺陵城内至少也是中上水准。

    他的父母是虎豹卫的中层领导,而虎豹卫是直属于城主的亲卫队,地位自然不会低。

    林浩本人也是通脉八重的水准,距离考核还有接近一个月的时间,努努力再提升一些,大秦战争学院不说,普通的战争学院定然是没跑了。

    听了江风的话后林浩爽朗大笑:“哈哈,大秦战争学院不敢说,能考上随便一个战争学院我都知足喽!”

    两人一边谈笑一边走出教学楼,这才发现外面的天空早已阴云密布,细密的雨珠像是帘幕一般接连不断地洒下。

    下雨了。

    “江风,雨下的不小啊,要不坐我爸妈的车回去?”

    “反正咱俩顺路,一起把你捎回去就好了!”

    林浩再次拍拍江风的肩膀,然而江风却是微微一滞,摇头拒绝了。

    “没事阿浩,我带着伞呢,就不麻烦伯父伯母了。”

    虽说两人的家离的很近,但江风并不想因为这种小事再去麻烦林浩的父母。

    这么多年来林浩一家帮他的忙已经够多了,江风不想再亏欠更多。

    不等林浩回过神来,江风已经撑起伞一路小跑地冲进雨中消失不见。

    还没出中等学院的大门,江风便能看到站在门口接踵摩肩等待接孩子放学的家长们,汽车更是早已把学院附近的道路给围堵得水泄不通。

    在这个年代普通人早已与异能无缘,除了极少数强者家族有灵兽作为坐骑代步外,绝大多数人还是要选择汽车出行,这便是文明学院存在的意义。

    当人族在本就不擅长的灵力修炼一途上越走越难时,便要通过科技的力量来弥补自己与万族的差距,否则早就灭亡了,哪里还能延续到今天。

    看着其他同学陆陆续续在家长或者司机的庇护下上了车,江风只得加快脚下的步伐。

    江风的小舅——苏杭是他唯一尚且在世的亲人了,而苏杭在邺陵城低等学院任职,根本没那个闲工夫赶在放学前来接他。

    就在江风微微有些失神时,一台亮黄色的兰博基尼从他的身旁驶过。

    那是一台埃文塔多,马力之大、速度之快就连一些低级灵兽都望尘莫及。

    当然,如此高性能的跑车价值定然不菲,而邺陵城只是大秦府中极为不起眼的一座小城,有实力买这种级别跑车的家族屈指可数。

    在埃文塔多从江风身边驶过的一瞬间,高速运转的轮胎掀起路边的水花,刚好将江风淋了个通透。

    但是很快埃文塔多便在江风前方不远处停下,车窗摇下,露出一个与江风年纪相仿少年的嚣张脸庞。

    “喂,江风,你他么的是不是瞎啊?敢挡老子的路,没撞死你都算你运气好!”

    那个嚣张少年冲着江风比了个中指,口里吐出一些肮脏的词汇。

    这是江风的同班同学、顾家的少爷——顾鹏。

    顾家在邺陵城算是最顶级的家族,这种家族肯定不乏代步的灵兽。

    所以会让顾鹏选择埃文塔多这种拉风的大玩具,一来想必是以顾鹏目前的境界实力还无法驾驭灵兽,二来也只是想借此彰显一下自家的实力罢了。

    毕竟这种华而不实的昂贵玩具可不是随便什么家族都能够买得起的。

    被淋成落汤鸡的江风微微有些皱眉,自己在人行道上走得好好的,他把自己给搞得如此狼狈不道歉也就算了,还不依不饶地倒打一耙。

    放着那么宽的大路你不走,非要挨着人行道的边溅我一身水,欺人太甚!

    仗着庞大的家族势力,顾鹏在整个邺陵城中等学院都算是人尽皆知的恶霸,欺男霸女的事情平日里可没少干。

    大部分同学也知道顾家在邺陵城的能量,因此即使不对这个恶少低眉顺眼,至少见到他也会绕道走,生怕一不小心招惹到这个飞扬跋扈的家伙。

    但是江风不同,要强的性格让他无法心甘情愿地在这个恶少面前低下头来,因此顾鹏看他极为不顺眼,平日里可没少找江风的麻烦。

    今天只不过是众多“麻烦日”里的一个缩影罢了。

    一如既往的,江风也发扬了自己“敢于和黑恶势力做斗争”的精神,当下便开口反驳道:“顾鹏,你开你的车,我走我的路。”

    “你弄湿了我的衣服不道歉也就罢了,现在还倒打一耙侮辱我,是不是有些太过了?”

    顾鹏闻言冷笑一声,当下便打开车门满脸嚣张地走到江风身前。

    江风的反应刚好正中顾鹏下怀,他刚刚之所以那么说正是为了激怒江风,以便找个理由好好教训这小子一番,让他明白自己“顾大少”的威名可不是白来的。

    “嘿,我就是故意找你茬了,你能拿我怎么着?”

    说罢顾鹏还不忘上下打量了一下浑身淋得湿透的江风,眼神中满是不屑。

    以顾家的实力他完全可以在邺陵城中横着走,敢和顾家硬磕的家族在邺陵城可没几个。

    更何况他顾鹏还是顾家家主顾腾的嫡子,本身实力在同龄人中便十分强劲且天赋异禀。

    刚刚十八岁的顾鹏已经到达了炼神境八重,这种成绩即使放在一些大城市同龄人中也足以称得上是天才级别。

    而作为江风的同班同学,顾鹏对他可谓是知根知底。

    他清楚地知道这小子无父无母,即使抛开这个不提,江风也不过是区区通脉境四重罢了。

    以他的血脉资质,恐怕终其一生都难以突破炼体境,更别提顾鹏还是炼神境高阶。

    毫不夸张地说,真要动起手来顾鹏一招就能把江风给秒杀,没有任何悬念,毕竟两个大境界之间的差距可不是闹着玩的。

    他顾鹏确实有嚣张的资本。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