壁纸之家手机壁纸节日据洪都拉斯12月25日电(记者 霍南封)被医生玩弄的娇妻

据洪都拉斯12月25日电(记者 霍南封)被医生玩弄的娇妻

时间: / 下载:12次

“霍夫人,最新一季的新品已经到达,请您亲自来选一下自己喜欢的样式吧。”

    电话里,服装店导购员甜美的声音传出,夏之柠放下手中的书,踏着轻扬的步子坐上专车。

    她已经结婚三年了,这三年里几乎每到换季的时候都会有很多高档的服装店首饰店给她打电话去取各种好看的物件。

    刚开始她很不喜欢这样奢侈的生活条件,曾一度抵抗过,但即便是刚开始的抵抗心再重,时间久了也会被腐化,最终像一个傀儡一样。

    初秋的天气不算很冷,但在走下车子的瞬间,还是有一阵凉风透过毛衣孔刺痛着柔软的皮肤。夏之柠的脚步不由得加快了许多,直到钻进温暖的房间才舒缓了浑身缩紧的毛孔。

    “不好意思仲小姐,这些衣服已经被霍夫人预定了,请您看其他的产品好吗?”一位导购为难的说着,从她的神情上看去这个小姐应该很不好对付。

    “哪家的霍夫人?她都已经成了半老徐娘,穿上这些衣服应该也显不出什么气质了,与其让她糟蹋了这些衣服,还不如让我们年轻人穿上。”

    夏之柠刚走进店里就听到尖锐的嗓音,心下一震,也没有听到导购的叫声就走出了服装店。

    她并不想招惹一些人,尤其是爱慕他的女人。

    “夫人,我们……”

    “回家吧。”夏之柠说着,看着街头掉落的树叶,离别的伤感又包裹着她全身。

    司机见她这样说,调转着方向盘,却是为这个年纪轻轻的女人哀叹。

    明明是明媒正娶的霍家夫人,却要在遇到霍先生的红粉知己时选择后退。

    是夜,洲域装潢的别墅里只亮着些许的灯光,昏暗的光线更加增多了神秘感。

    霍南封推门而入,看着照旧坐在沙发上等他回来的女人从容淡定的翻阅着书籍,一天的劳累得到了放松,紧抿着的唇线也温柔了许多。

    夏之柠看得太过认真,就连他走在自己身后都没有察觉,直到一双手搭在肩膀时,才后知后觉的合上书本。

    “你回来了,我去给你热饭。”说着,夏之柠就起身向厨房走去。

    霍南封紧跟而后把她揽在自己的怀里,头深深地埋在她的脖颈间贪婪地呼吸着她的味道。

    夏之柠对此并没有反驳,只是那样静静地站着,任由他抱。

    许久,夏之柠才挣脱了他的怀抱,轻扶了一下挡在眼前的发丝。

 据洪都拉斯12月25日电(记者 霍南封)被医生玩弄的娇妻

    “今天都到了店里,为什么没有取衣服?”霍南封温柔的问着,看向她素净的脸。

    “身体突然有些不舒服,就没有取。”夏之柠从容的应着,这样的谎话她已经不是第一次说了。

    “真的?”霍南封并不相信她的话,握住她冰凉的手。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就算房间里的暖气有多足,她的手永远是凉的,就像是她的心不能在他这里暖热一样。

    夏之柠抬头送他一个放心的笑容,“真的。”

    见她不愿意说实话,霍南封手倏的松开,面上带着失落。

    要不是他半路折到服装店听导购说,或许他真的像往常一样相信她的话。

    “啪!”

    客厅的灯突然被打开,夏之柠下意识的闭上眼睛,再次睁开眼时,霍南封已经站在了门口,桌子旁边放着一堆衣服包装袋。

    “这些衣服我帮你取回来了,有空了就试试,不想穿的话,放在柜子里。”

    看到这个景象,夏之柠也突然明白过来,刚才所有的一切不过是他想试探自己罢了。

    她说了慌,他自然是清楚。

    “好,我去给你热饭。”说完,夏之柠头也不回的走进了厨房。

    自从嫁给他,打扫家务,一日三餐都是她为他准备。

    外人都不明白为什么霍南封这么有钱却不请佣人,却不知道她事事都要亲力亲为。

    感恩也罢,威胁也罢,他甘之如饮。

    “父亲母亲让我们明天回一趟家,你记的收拾好自己。”临睡觉时,霍南封站在她的房门外嘱咐道。

    夏之柠抹着护肤品,一一应着。

    她已经做了一件对不起霍家的事情,就算霍家两老对她再不满意,她也该好好对待。

    她事事都做得很好,几乎没有反驳过他的任何话语,可就是这样,平静犹如死水一样,快要让他窒息。

    下意识的,霍南封要离开房间的脚步突然转向,卧室门也被他大力关上。

    夏之柠还没来得及转身,霍南封粗鲁的吻就尽数洒落在她身上。

    嘭……

    沉重的面霜瓶突然掉地,溅出些许的霜液。

    “你,你说过不强迫我的。”意识到霍南封要做什么,夏之柠拼命地推开他,想让他能清醒清醒。

    霍南封的理智早已经被抛之脑后,对于夏之柠的话也并不顺从,强势的吻住她的唇,不让她再有半点说话的机会。

    他受够了。结婚三年他们相敬如宾,看似夫妻,实则甚至比朋友还要冷漠。

    结婚之前他确实说过不会动她分毫,可这种几率就像是夏之柠不喜欢奢侈生活一样,时间久了,所有的一切就都腐化了。

    夏之柠突然被重力的摔在床上,还没来得及起身,就被霍南封压住,根本没有半点能够逃离的可能。

    “不要,霍南封,你说过,你不会强迫我的,不会强迫我的……”夏之柠痛苦地呻吟着,泪水滑下眼眶刺痛着霍南封的眼眸。

    手上的动作顿时停下,低头轻吻在她的脸上,将泪水尽数吻净。

    “之柠,你都已经嫁给我了,就算是他回来了,你确定他还会再要你吗?”霍南封的话像一柄匕首一样,深深地插进夏之柠的心脏。

    感觉到她的僵硬,强烈的嫉妒心理更是把霍南封侵蚀,这么多年,不管他对她有多好,她心里还是在想着那个人,还是想着那个人!

    重重的拳头砸在夏之柠脑袋旁边,嗜血一样的红眼狠瞪着她,仿佛下一秒能将她吞噬了一样。

    “夏之柠,你应该知道爸妈为什么会让我们回家,所以,做你该做的事情,维持好你做妻子的本分!”

    霍南封的怒吼让夏之柠瞬间清醒,妻子的本分。

    不,她不是他妻子,不是,不是的!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