壁纸之家手机壁纸节日据多米尼克12月25日电(记者 张阳)蹂躏贵妇的臀部

据多米尼克12月25日电(记者 张阳)蹂躏贵妇的臀部

时间: / 下载:26次

“记得那是10年的夏天。”

    “学校里盛传着笔仙的传说。”

    “起初是从女生宿舍传出来的。”

    “后来风靡全校,人人都去尝试笔仙。”

    “那是一个蝉鸣聒噪的夏夜。”

    “我和三个室友蹲在寝室里。”

    “尝试着用江湖上流传的土法子,请笔仙出来!”

    “我和我下铺的基友,两个人一个出左手一个出右手,交叉相握并且悬空。”

    “把笔放在两手之间的空隙里握紧,笔尖轻放在一张白纸上。”

    “然后在心里默念‘笔仙笔仙请出来,笔仙笔仙请出来’”

    “三秒后,笔就开始在白纸上轻轻滑动了······”

    “这时候我们就知道,它来了······”

    说到这里,张阳特意对着镜头咧嘴一笑,令人毛骨悚然。

    直播间里的观众刚才只是听见声音,就已经觉得鸡皮疙瘩竖起来了。

    此刻透过直播画面看见张阳那个堪称诡异的笑容。

    有人更是直接吓得身子缩在一起。

    刘飞宇越听越不对劲,伸手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奇了怪了,这小子今天怎么回事,感觉不太对劲······”

    就连导播徐娇,此刻都紧张的紧紧握拳,轻抿嘴唇。

    “卧槽,主播你怎么回事?!”

    “妈呀,有点恐怖啊······今晚的冷笑话不好笑!”

    “家人们,把害怕打在公屏上······”

    张阳斜瞥一眼正在滚动着弹幕的大屏幕,心中暗自窃喜。

    这系统可以啊,情绪渲染这么到位?

    紧接着,他继续讲起了笔仙的故事。

    “当时那只铅笔,被我和室友一上一下同时握住。”

    “可是有一股莫名的力量,直接改变了铅笔移动的轨迹!”

    “我和室友都没有用力,铅笔它就是自己动了起来。”

    “笔尖在白纸上飘来荡去,迟迟没有落笔。”

    “这时我知道,笔仙是在等我们问问题!”

    “我室友当时胆子大,不懂得敬畏鬼神,问了第一个问题。”

    “室友问,‘笔仙笔仙,你是什么时候死的啊?’”

    “当听见室友问出这个问题的那一刻,我的心猛然颤抖了一下!”

 据多米尼克12月25日电(记者 张阳)蹂躏贵妇的臀部

    “要知道,询问笔仙一些简单的问题可以。”

    “但是万万不能询问笔仙的死亡日期,否则就会带来不幸!!!”

    张阳说道这里,声音开始由实转虚。

    甚至故意加上了气声。

    听在其他人耳里,不由得感受到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弹幕开始滚动起来。

    “卧槽,我为什么背心发凉,现在明明33度大夏天!”

    “妈呀······主播夭寿啦!”

    “虽然不知道笔仙是个什么东西,可是光听主播的描述就觉得好可怕啊,嘤嘤嘤······”

    “······”

    张阳酝酿好情绪,继续讲。

    “就在我室友问出笔仙那个问题时!”

    "我们手中的笔忽然被猛地‘扯’向一个方向!"

    “我和我室友当时都发誓不是我们两人用的力!”

    “最神奇的是,铅笔的一头指向了宿舍的门口······”

    “由于我们晚上有宵禁,平时都是偷偷玩的。”

    “外面的走廊早已熄了灯。”

    “可是当笔仙操纵着铅笔指向教室外时,我仿佛看见黑暗之中,有什么东西。”

    “一瞬间我的冷汗就冒出来了!”

    张阳的故事讲得渐入佳境。

    江城广播电视台直播间里的工作人员也都被笔仙的故事深深吸引。

    尤其是美妇徐娇。

    她随意散落在胸前的秀发都滴出了汗水,将摆放在手中的台本浸湿了一小块。

    听到故事的高潮处,徐娇甚至一手捂住心口,胸前不断起伏。

    导播助理和灯光师、音效师也都一个个神色紧张的听着笔仙的故事。

    “幸好当时我们寝室里有个牛高马大的兄弟,叫张山峰。”

    “一米八七的个子,平时还特喜欢健身。”

    “张山峰往门口一站,故意探出脑袋到走廊上来回张望一番。”

    “看见他没事,我们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毕竟请笔仙这回事,之前咱们宿舍没人经历过,大家都觉得很玄乎,是被传神了。”

    “我起初也不信这个,直到······”

    张阳说到这里,故意顿了顿,神情闲适地换了个坐姿。

    直播间的观众和听众却开始坐不住了。

    【苏杭彭于晏对你的直播间打赏了一架飞机,并向你发送了一条弹幕。】

    (←_←~灰机,妈的主播能不能好好讲故事,别吊人胃口。)

    【荆州王力宏对你的直播间打赏了一个火箭,并向你发送了一条弹幕。】

    (主播别留钩子,赶紧说下去!可愁死我了!)

    【香甜可乐对你的直播间打赏了一个航空母舰,并向你连发了三条弹幕!】

    (主播讲快点,不许停下来了,好好讲完这个故事,再给你刷三台母舰!)

    (主播讲快点,不许停下来了,好好讲完这个故事,再给你刷三台母舰!)

    (主播讲快点,不许停下来了,好好讲完这个故事,再给你刷三台母舰!)

    “卧槽,大佬牛逼!”

    “白嫖使我快乐······”

    “对啊对啊,主播别吊胃口了,赶紧说下去!”

    张阳记忆中,前身讲《深夜故事》的时候,从来就没得到过好评。

    更别提礼物奖励了。

    现在,这才刚开播十几分钟,连第一个故事都没讲完。

    就已经陆陆续续收到了这么多礼物打赏。

    张阳很满意,继续讲下去。

    “我本来也不信这么玄乎的事情,直到······”

    “直到张山峰转过身来,当时他脸色难看极了。”

    “我注意到他的手一直在发抖,而且眼神涣散,就像是经历了什么惊吓······”

    “我们问他话,他也什么都不说,只是也不跟我们一起玩笔仙游戏了,自己躺到床上,缩进被窝。”

    “另外那个开口问笔仙死期的室友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我想起来班里一个女生教我的补救方法。”

    “说是如果有人不小心得罪了笔仙,那么游戏就千万不可以进行下去!”

    “而补救的方法,则是让得罪笔仙的人,咬破自己无名指,滴一滴血到笔尖上,然后诚心实意地向笔仙道歉。”

    “当时我立马让那个得罪笔仙的室友照做。”

    “在他恭恭敬敬向笔仙道歉以后,之前那股压得我们喘不过气来的压迫感果然消失了!”

    “之后就是正常的流程,我们用敬语送走笔仙。”

    “原以为一切就恢复正常了,可是······我们万万没想到的是,请神容易送神难!”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