壁纸之家手机壁纸节日12月25日据乌拉圭获悉(记者 安阳)孩子今天晚上让你桶个够

12月25日据乌拉圭获悉(记者 安阳)孩子今天晚上让你桶个够

时间: / 下载:8次

北方褪去寒冷,暑气初生,阳光下的灰尘混着旧时代的斑驳味道,轻悠悠落在一颗嫩绿的大柳树上。

    “呼,呼!”

    此时清水县殡仪馆,安阳死死的贴在化妆间的墙壁上,双股打颤,瞪大着眼睛一脸惊恐,手中的化妆笔使劲的挥舞!

    “谁,谁在说话!!”

    “师傅,师傅!!”

    声音歇斯底里,充满着恐惧、害怕!

    “砰!”

    化妆间的门被狠狠推开。

    “怎么了,小阳!!”

    “师......师傅,尸体......尸体会说话!!”安阳的眼球都快被挤压出眼眶,嘴皮发干,一脸煞白,指着躺在化妆床上的尸体颤抖。

    安阳的声音已经变形,两脚仿佛灌了铅一般不听使唤。

    陈锋眉头轻挑,看一眼蒙着白布的尸体,狠狠扇了安阳脑袋一巴掌,“放屁,死人说哪门子的话,一惊一乍,别TM吓唬人。”

    后续进来的几个殡仪馆师傅倚在门边,瞅着化妆间没什么异常。 见安阳没事,也笑着道,“小阳第一次单独化妆,臆想多了些也正常,老陈,你也是,好歹跟一两具尸体,看把孩儿吓得。”

    “就是说,老陈啊,还是心急,咱这天天跟死人打交道,哪有那么容易克服内心的恐惧,再缓缓,不是着急的事儿。”

    陈锋瞪了自己徒弟一眼。

    走到化妆床边,伸手拨开眼睫,又捏了捏死者的双颚,最后按压颈部动脉,确认死人无异常情况,这才起身。

    作为第一天放妆,陈锋本来蛮放心。这段时间安阳表现也不错,确实达到了放妆的水平。

    谁曾想搞了这么一出,肚子里不由得泛起阵阵怒气,愤愤的骂道。

    “完蛋玩意儿。”

    化妆间人多了起来,安阳恐惧的内心也随着时间慢慢的放松了下来,腿脚终于有了知觉,膝盖一软,跌坐在了地上。

    “真......真的,师傅,我没骗你。”

    “滚犊子,还在这给我鬼扯。”陈锋脸上逐渐有了怒容。

    “哈哈,孩子还小,别那么认真。”

    “说不定真的看到了啥不干净的东西呢。”

    门口的人越来越多,一群吃瓜群众咧着嘴调侃。

    “滚滚滚,你们是闲得没事做是吗?”陈锋抬脚踹向门口。

    “快走快走,老陈生气啦。”

    “没办法,天天牛皮吹得贼响,结果小阳拉胯了呀。”

    ......

 12月25日据乌拉圭获悉(记者 安阳)孩子今天晚上让你桶个够

    门口的众人一哄而散。

    陈锋黑着一张脸,‘砰’的一声把门关上。

    “丢人现眼的东西。”

    “是真的,师傅,我没骗你。”安阳坐在地上,有师傅在,仿佛有了主心骨,惊恐的内心慢慢的平复了下来,委屈着道。

    “真啥真,我在这干了十二年,就没见过尸体会说话的!”

    望着安阳此时那令人心烦的面孔,陈锋怒骂,“老子这张脸算是彻底被你TM丢尽了!”

    “别TM坐着了,来,上手,我倒看看这死人说话没!”陈锋从墙根处拉过一张椅子坐下。

    木头拖在地上,发出了一阵刺耳的摩擦声。

    “嗷。”

    安阳耷拉着脑袋,渐渐起身。

    刚才那一出,差点吓的他尿出来。

    师傅满脸冷色坐在尸体旁边,安阳心里踏实了一些,不禁也有些怀疑到底是不是自己听错了。

    难道真的是臆想?安阳自己也有些不确定。

    发颤的手没那么容易平复,使劲的甩了甩胳膊,这才将发麻的感觉驱赶出去。

    “那我开始了啊。”安阳偷看了一眼师傅,低声的道了句。

    陈锋皱着眉头,俩眼瞪着跟驴一样,鼻腔重重的嗯了一声。

    安阳知道,师傅是真生气了。

    也怪自己,今天放妆,师傅的牛皮都吹出去了,结果自己出了这档子事儿,让整个殡仪馆的同事看了笑话。

    好在自己晓得师傅外冷心热,虽然次放妆似乎被自己搞砸了,但师傅还是陪着自己一起。

    有了主心骨,安阳不那么慌了。

    整了整刚才被自己弄得褶皱的白大褂,重重的吸了口气,伸出了化妆笔。

    “叮!”

    “请选择提取种类!”

    安阳的手刚刚挨着尸体,脑海中顿时又传来了一道厚重的提示!

    “谁!”

    安阳的手猛然缩回,不禁再次大喊道。

    “喊什么喊!!”

    陈锋骤然起身,一脚把安阳踹了出去。

    “哪TM有人说话!!”

    安阳被踹出去一米多,陈锋没有留力,此时的他已然被气炸了。

    “能不能干,不能干给老子滚,咋就收了你这个傻B玩意儿。”

    “不是,我......”

    安阳还想辩解,可看着师傅那气极的模样,随即识趣的立在旁边。

    有着师傅压底儿,安阳其实没有那么怕,只是那脑海中突兀的一声,让他有些措不及防。

    现在回过神来,好像不是尸体在说话,而是自己的脑海里有声音!!

    安阳怔怔的往前走了几步,来到尸体前,再次探出了化妆笔!

    “叮!”

    “请选择提取种类!”

    这次,他总算冷静了下来。

    “选择提取种类?”

    安阳脑海中快速的浏览着下方出现的三个选项。

    资产!

    属性!

    技能!

    “也就是说让我从这三个选择中挑一个?那我肯定选择资产。”安阳按捺着心中的好奇,默念道。

    资产选项随即放大,其余两项则消失不见。

    闪着红光的资产宝箱打开!

    “叮,恭喜宿主获得刘志健1%资产总额!资金已提取至宿主存折,请查收!”

    刘志健是死者的名字,安阳很清楚。

    死因是车祸,刚被送来时,整个肚子都在外面散落着。车祸直接导致死亡,人是从现场拉回来的,都没去医院。

    死尸的第一面,安阳没见着。只是通过照片获知事故的惨烈。

    第一步的填装,是由师傅和几个老化妆师接下来,专门留着面容给自己练手。

    也就是说,安阳见到的,已经是被复原了的尸体。

    “1%”

    “资产总额?!”

    安阳纳闷,“宿主是我吗?如果宿主是我,也就是说,我获得了死者1%的财产?!!”

    安阳的眼眸骤然发亮。

    化妆的环节难不住安阳,早已在假人身上练的轻车熟路,要没这档子事儿,放妆首秀绝对惊艳。

    可惜。

    陈锋盯着徒儿最后收尾结束,这才松了口气。

    “行了,推回去吧,通知死者家属进行后续殡葬。”

    陈锋一脸遗憾。叹了口气,好好的初次放妆,就这么毁了,自己这张老脸啊。

    好在这后续没啥问题。

    难道真的是自己放妆放的有些早?还需要陪几次?自己当初也没这么麻烦。

    现在的年轻人啊。

    陈锋摇了摇头,只能将此归根到现在的年轻人身上,双手背着,出了化妆间。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