壁纸之家手机壁纸节日据马耳他12月25日消息(记者 郑少歌)领导的东西太大了

据马耳他12月25日消息(记者 郑少歌)领导的东西太大了

时间: / 下载:12次

吃完饭与戴诗与分别后,郑少歌坐上了小姑的车,开始接受她的审讯。

  “说!这几天你都跑哪去了?”郑婉蓉一边开车,一边对郑少歌,娇声喝问道。

  郑少歌闻言,脸上带着一抹苦涩,淡淡道:“去参加了一位朋友的葬礼。”

  郑婉蓉原本还有很多问题,可听到这话后,当即就把想问的问题都给压了下去,最终只是叹息的安慰了一句:“节哀。”

  郑婉蓉能看得出,郑少歌脸上流露出来的那抹无奈,于是便也没再多问。

  “嗯。”郑少歌简单的应了一声,便转头看向车窗外,已然漆黑的夜色。

  从这边看过去,正好是北方,在那里,有卜天机留下的英灵!

  卜天机的战死,是郑少歌的一道心结。

  即便是修复好了受损的根基,若是不将这个心结解开的话,修为怕是很难再进一步。

  逝者已矣,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谁也无法改变,复活有点不切实际,目前实力不允许。

  而想要解开这个心结,就唯有取元世凯的项上人头,以祭奠卜天机的在天之灵了。

  所以,亲临卷帘门这件事,势在必行!

  ------

  郑少歌这次来琉璃市,已有三四天了,还是第一次来小姑家。

  出乎预料的是,郑婉蓉不是租的房,而是买下了一整栋豪华别墅,占地面积有三百多个平方。

  内设绿化、假山、花园、泳池……各种设施一应俱全。

  即便是坐拥山顶天宫别墅的郑少歌见了,都觉得这栋三层别墅够大。

  看到郑少歌脸上流露出的惊诧后,郑婉蓉微微一笑,解释道:

  “我自己就是搞房地产的,要是不给自己留一两套好一点的别墅,岂不是太对不起我的职业了?”

  郑少歌闻言,当即笑着打趣道:“小姑,你还给自己留了两套?富婆的生活,果真奢侈!”

 据马耳他12月25日消息(记者 郑少歌)领导的东西太大了

  “臭小子!有一套是给你留的。”郑婉蓉闻言,白了郑少歌一眼,没好气道。

  “给我留的?”郑少歌这下震惊了,眉头微皱。

  郑婉蓉领着郑少歌,进入别墅客厅,坐在沙发上,点了点头道:

  “我当初的想法是,即便你考不上好的大学,将来找不到好工作,那也没关系。

  至少你在琉璃市二环内,还有一套属于你的豪华别墅,到时候再给你配上一辆车,那样你日后的生活,就可以无忧了。”

  听到这话,郑少歌彻底动容了,正准备倒水的手,也顿在了半空。

  他完全没想到,这位跟自己毫无血缘关系的小姑,竟会为自己考虑的这么长远!

  要说不感动那是假的,即便郑少歌的道心坚如磐石,可这突如其来的感动,也让他有些措手不及。

  但是在感动之余,他的内心还有一丝愧疚。

  当年的郑少歌,浑浑噩噩,没心没肺,只知道自己过得很辛苦,活得很累。

  却从来没有想过,跟小姑艰苦打拼的生活比起来,自己当年的生活,不知道要安逸多少倍。

  他也不过是承受着,同学的谩骂与欺辱罢了,这还是他自己的性格懦弱,胆小窝囊造成的。

  但凡有一点血性,又有谁敢欺负你?说白了,那都是自己的懦弱无能所导致。

  而郑婉蓉所面对的,却是来自像冬辰这种地下大佬的压迫,整天提心吊胆,事事如履薄冰。

  相较之下,谁过得更舒坦,一目了然。

  有句话叫:你之所以过得如此舒适,是因为有人在替你负重前行!

  仔细想来,卜天机是如此,郑婉蓉亦是如此!

  “谢谢小姑,你喝水。”郑少歌倒上一杯水后,双手递给郑婉蓉,眼神中满是柔和。

  郑婉蓉接过水喝了一口,摇头笑道:“臭小子,谢什么?不过现在看来,当初是我想多了。

  我们家的小歌,自己就很有本事,根本用不着小姑瞎操心。

  反倒是我这个小姑,现在还需要你来替我解决麻烦。唉!想想还真是失败啊!”

  郑少歌闻言,笑了笑,没有多加解释,只是说了句,让郑婉蓉感到莫名其妙的话:

  “郑少歌那小子,能有你这个小姑,还真是幸福。”

  “兔崽子!你不就是郑少歌吗?是喝醉了酒说胡话,还是在变相的自夸呢?咯咯咯……”

  郑婉蓉说完,忍不住咯咯娇笑了起来。没过多久,就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就在这时,阳台上一道黑影闪过,郑少歌没有理会,而是抱起郑婉蓉,将她安顿在卧室后,才走到阳台上。

  与那道妖娆身影并排而立,看着霓虹灯下的夜色,淡淡问道:“拍卖会的时间到了?”

  “难道拍卖没开始,就不能来找你了?”那道妖娆身影,转头看向郑少歌的侧脸,露出一张略显妩媚的俏脸。

  不是别人,正是上次那位身上带有‘炙阳草’的绿裙女子。

  “我跟你不熟。”郑少歌淡淡道。

  “你……你大爷的!真是不解风情,我观你对你小姑那么好,还在那杯水中做了手脚,好让她睡个安稳觉。

  你怎么就不能对我温柔点呢?”绿裙女子顿时气急败坏道。

  “你又没给我留一套房,我干嘛要对你温柔?”郑少歌看白痴似的看着女子,好高尚的理由。

  女子听到这话,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出,一下子感觉受到了百万暴击,差点气绝身亡。

  “你……你赢了,本姑奶奶认输。”绿裙女子仰天长叹道:“当真是世风日下,道德沦丧啊!

  堂堂宗师高手,竟也会为了区区一套房子而折腰。真是悲哀!”

  郑少歌没理会女子的作妖,而是再次问道:“你到底有没有事?有事说事,没事滚蛋!”

  皎洁的月光下,女子妩媚的看了郑少歌一眼,暗送秋波,柔声道:“我说我想你了,你信吗?”

  郑少歌上下打量了一番女子的妖娆身段,随即一脸正色的来了一句:“你有病啊?”

  说完,转身就走,毫不停留。

  “你你……”女子听到这话,差点真的要喷出一口老血来,老娘辛辛苦苦摆好的魅惑姿势,敢情完全是在对牛弹琴。

  “你怎么这么不解风情呢?你是头牛吗?我这么个娇滴滴的大美人摆在你面前,难道你就一点也不心动?”

  女子双手叉腰,冲着郑少歌娇喝道。

  她刚刚可是施展了,自己的拿手绝技“魅惑之术”,一般男人早就被迷得神魂颠倒了。

  却怎么也没有想到,这百试百灵,无往而不利的魅惑之术,居然在这个男人面前失效了。

  她哪里知道,若论媚术,她的这点道行,在伏媚娘面前,着实有些不够看。

  见郑少歌没有搭理她,绿裙女子当即施展激将法:“喂!你该不会是那方面有缺陷吧?

  放心,年轻人某些方面有障碍,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压力大嘛。

  这样,我认识一些这方面的专家,如果你需要的话,我可以介绍给你。”

  郑少歌已经快要走进卧室了,只当女子的话是个屁。

  “行了,不跟你闹了,想去地下拍卖场的话,就跟我来。”女子见状,很是无奈道。

  说着,女子便翻身越下二楼阳台,轻松落地。

  郑少歌速度比她还快,后发先至,还在楼下等了她好几息时间。

  “赶紧上车!”女子指着停在路边的一辆红色超跑,小手一挥,无比豪迈道。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