壁纸之家手机壁纸节日根据12月25日安哥拉最新消息(记者 宋雨乔)几指探洞最舒服

根据12月25日安哥拉最新消息(记者 宋雨乔)几指探洞最舒服

时间: / 下载:14次

感谢社会经济繁荣进步,要了命的竞争力,让店家们连大过年都不敢休息。

  水晶透明吊带……

  昱哥顺利买到好几双,混进新年礼物里,一起送给宋雨乔。

  “这些都是什么?”

  “护肤品,眼霜,丝袜,精华,体乳之类的。”

  “买这么多,我怎么用得完?”

  好像混入什么奇怪的东西,宋雨乔真要回忆,礼物就堆满眼帘。

  接过他手里大包小包的购物袋,宋雨乔随手放在墙角,拉着他向厨房走去。

  “快来试试看,我刚煮了鲍鱼粥。”戴上隔热手套掀开陶瓷盖。

  宋雨乔用勺子搅了搅粥,盛了小半碗,放在嘴边轻轻吹了吹。

  然后,才送到秦昱嘴边:“尝尝看,好不好喝!”

  满脸期待,亮晶晶的小眼神,让昱哥怎么拒绝的了。

  何况,还穿了碎花围裙……

  小火慢炖四个小时,鲍鱼粥比刚尝起来更入味。

  就是有点废丝袜……

  吸溜,吸溜的连喝两碗!

  秦昱顺手把碗洗了放在碗架上,在客厅里认真参观起房间来。

  话说来了好几次,他都没仔细观察过宋老师家的布置。

  书架塞的满满的,都是教科书和备课资料,还有一些散书。

  都市情感偏多,看来女人不管是什么职业。

  骨子里都少不了对‘情情爱爱’的向往及美好憧憬。

  窗台前的贵妃椅,旁边摆着一张高低正好的小圆桌,上面还有杯底留下的水渍。

  从沙发上的凹陷来看,宋老师肯定经常躺在上面。

  手持一本书,桌上放着茶或咖啡,侧躺在贵妃椅上享受片刻的安静。

  阳光从窗外洒在身上,照的人身心舒畅。

  啧!

  只是想象,浓浓的文艺小资风扑面而来。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宋老师。”秦昱双脚一跳,身体横躺的摔在柔软的沙发上。

  头枕着手,享受着正阳带来的些许温暖。

  今天,是个难得的大晴天呢!

  迷迷糊糊的在沙发上睡了过去,直到宋雨乔准备好晚餐,才轻轻拍了拍将他叫醒。

  “醒了。”

  “嗯~”

  伸了个懒腰,秦昱发现外面天都黑了。

  “我做了几个小菜,要不要喝一杯?”宋老师拿出一瓶茅台来,笑容揶揄的问道。

  “你行吗?”昱哥挑衅道。

  “喝一点没问题的。”

  解掉围裙,宋老师换了件黑色晚礼裙。

  裙摆是不规则的剪切,上面挂满流苏,腿上套着水晶透明筒袜。

  迈着性感妖娆的步伐,款款而来,“多谢先生多日垂怜,小女子不胜感激!”

  “今夜特意准备上好佳肴,美酒,请先生品尝。”

  看到她故作风尘的姿态,昱哥一伸手,搂住她的腰带入怀中:“只有美酒佳肴,怎么能够?”

  “先生可不要贪心哦!”宋雨乔用手指按住他的嘴唇,阻止他想要说的话。

  “自古红颜多薄命,小女子自知不能与先生长相厮守,还是相忘于这雅阁之上……”

  “相识才能相忘,我可还未对你了解透彻。”

  “那你,想怎样?”

  “不如,归去?”

 根据12月25日安哥拉最新消息(记者 宋雨乔)几指探洞最舒服

  餐厅里的浪漫晚餐,变成卧室的客房服务。

  人骨子里都是慵懒的,果然躺在床上吃更舒服。

  三更半夜,结束晚餐的两人正要入眠。

  宋老师的电话突然响了,“喂,妈…”

  “小乔,你爸出事了。”

  电话里宋妈哽咽的哭诉,令宋雨乔困意全无。

  “怎么了,你慢慢说,我爸人在哪呢?”

  “在医院,下午出门遛弯,让电瓶车给撞了,临时检查说是腰椎骨折,可能有瘫痪的风险。”

  脑海里‘嗡’的一声巨响,瘫痪这两个字吓到宋雨乔。

  “小乔,小乔…”

  “阿姨,我是秦昱。”

  接过电话,秦昱搂着神色恍惚的宋雨乔坐下,问清两人在哪家医院。

  “您别急,我和小乔现在就赶过去。”

  “好,好好,你们路上慢点,呜…”

  挂断电话,秦昱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宋雨乔就扑进他怀里。

  “怎么办?怎么办?”宋雨乔方寸大乱,意外总是来的这么突然。

  “没事,没事了。”轻轻拍着她的背脊安慰。

  秦昱轻声道:“我打个电话,你先收拾下,我陪你去医院,阿姨这会肯定需要人陪。”

  抬起头擦试着眼泪,宋雨乔强迫自己冷静:“对,先去医院,去医院。”

  一边抹眼泪,一边收拾。

  秦昱走到一旁拨通徐美心的号码:“徐秘书,我这里有紧急情况。”

  唐朝医院,宋妈正陪宋爸待在急诊室里,像是无人问津的孤寡老人。

  看到又有护士经过,听到老伴呻吟的宋妈拦住她:“护士,我们这里怎么说?”

  “再等等,等医生忙完了就会处理。”

  “可我已经等了十几分钟,他这疼的不行,是不是先开点药。”

  “没有医生开单子,我们没法用药,我再去催催。”

  “好,谢谢。”

  焦急等待,又是十分钟过去,宋爸越来越疼,可还是不见有人来。

  看着老伴疼的满头大汗,宋妈的耐心正在耗尽,“护士,护士,我们等了好长时间。”

  “阿姨,前面出了车祸,医生们都在紧急救治,您再等一会。”

  “可我这也很急,他疼的都说不出话了。”

  “我们已经在抓紧处理,再等等。”

  对方匆匆离开,宋妈只能无助的原地等待。

  下一秒,几名年长,面带威严,身穿白大褂的医生走进急诊室。

  “宋宝平,哪位是宋宝平病人。”

  听到对方叫到老伴的名字,宋妈连忙举手道:“这里,宋宝平在这里……”

  25分钟后,秦昱驾驶街霸抵达唐朝医院。

  “妈,我到了,你跟我妈在哪个病区…好,我现在就上来…秦昱跟我在一起,他陪我来的。”

  来到急诊,两人见到了独自一人的宋妈。

  快步跑上前,宋雨乔刚止住的泪水再次决堤:“妈,我爸呢?”

  “小乔,你可来了。”

  抱了抱女儿,宋妈擦掉眼角的泪水向后一指:“医生带他去手术了,刚走。”

  “怎么这么快就手术,医生怎么说?”

  说起老伴的情况,宋妈喜忧参半的回应道:“刚来了几个教授,骨科,外科,都是大主任。”

  “一块看了你爸的情况,说是要立刻手术,他们会尽全力让你爸康复的。”

  先前的场面,给急诊室的医生护士都看傻了。

  一群往日里根本不会到急诊来的院方大佬,急匆匆的相继赶来会诊。

  吓的值班的医生匆忙前来迎接,才知道对方是为病人来的。

  还是个腰椎骨折的普通病患……

  虽然在正常人看来,腰椎骨折已经是天大的病,可能一下就压垮一家人。

  但在医生看来,确实是普通病症没错。

  只是情况,稍微严重了那么点。

  也不能怪医生冷血,致死的病例天天都处理不完。

  这种死不了人的,有必要大惊小怪吗?

  赶来的大佬也没多说什么,情况他们都了解了,医生只是在照规章办事。

  不能说对,但也没什么错。

  再说,他们不是来了吗?

  随后,普外和骨科的大主任主动提出要给病人亲自手术。

  完全没有往日里,不是刺手病例不接的傲慢。

  之前帮宋妈办理手洗的护士都说:“来医院三年,我还是第一次在急诊见到这么多大佬。”

  感觉像是满级大佬齐聚新手村一样,超级震撼。

  看宋妈的眼神也多了几分好奇和敬畏,‘您有这么大能量,您倒是早点用啊!’

  “这么多主任一起来的吗?”得到保证的宋雨乔,不由好奇问道。

  “对,说是受人所托。”

  宋妈拉着女儿的手,侧头看向秦昱问道:“小秦,是你吧!”

  “是我。”

  秦昱爽快承认,安慰道:“没事的,叔叔肯定能平安出来。”

  “嗯,谢谢你,小秦。”

  “阿姨你太客气了。”

  正说着宋雨乔突然想起肇事者:“撞我爸的人呢,跑了吗?”

  “没,你别急。”

  宋妈按着她的手,示意她冷静,“刚让巡捕带走了,说是要去录口供,问话!”

  “到底怎么回事?”宋雨乔想知道整件事的经过。

  “意外,你爸遛弯,过马路走到一半红灯跳了,老头子也没注意。”

  “电瓶车司机一看绿灯,直接就走了,没注意到你爸,两人就这么给撞上了。”

  两个人都有错,没注意观察周围的情况。

  但事情只是个意外,没谁想故意闹成这样。

  事情发生后,摩托司机就主动报警了,协同救护人员将宋爸送到医院。

  “小秦,咱不冤枉人家,该是谁的责任就是谁的。”

  宋妈跟女儿解释完,还特意叮嘱了秦昱两句。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