壁纸之家手机壁纸节日调教 玉势 控制 NP* 男女边摸边吃奶边做gif

调教 玉势 控制 NP* 男女边摸边吃奶边做gif

时间: / 下载:4次

萧衍看过去时,沈蓁蓁如被人赶上岸的鱼般,做着最后挣扎:“你又在骗我罢?他怎么可能才十八,他瞧起来分明就是你的年纪。”

没想到她竟能一眼识破。

萧衍轻佻一笑,“多谢蓁儿妹妹夸我年轻。”

沈蓁蓁被他带偏,毫不犹豫地横他一眼,“呸!谁夸你了?真不要脸。”

沈蓁蓁这个小娘子并不是蛮横的那类人,她自小在山东士族这种以儒学持家,以孝悌传家,为人少有放浪自恣、颓废无行者的家族长大,即使骂人都带不出威力,随着成长声音长得温软不少后,出口的话更是带着一股子撒娇味。

萧世子看着小娘子含娇带怒的艳丽脸蛋,有些享受她这种并不多的娇蛮。

他俯低温情流露的眼,弯腰将白鹤背上的缰绳拿起,塞到她手里,“认真听我讲如何骑马。”

在萧衍的不懈努力之下,一个时辰后,运动废物沈蓁蓁终是学会了自己御马。

这时李惜玥与李莳也已跑马归来。

见沈蓁蓁独自驾马在草地上慢跑,已跑得白净面上透红的李莳高声邀请萧衍道:“表哥也与我赛一场如何?”

萧衍冲沈蓁蓁那头吹了个口哨,白鹤便驮着沈蓁蓁跑到了他跟前。

萧衍朝沈蓁蓁严肃道:“我二人现下去赛马,你就在此处练习,莫走远。”

沈蓁蓁对李莳的特别心思,到底是在萧衍似真似假几句话的阻拦中彻底没了,再看李莳时,便视他为一个普通郎君对待,再不用先前那种黏腻的目光。听闻赛马,她友好地朝李莳道:“殿下务必要赢了他。”

李莳皱眉不解,“沈娘子不该是盼着他赢么?”

沈蓁蓁一怔,萧衍赢不赢的,关她何事?

所谓旁观者清,人一旦放下某些情绪,看人时,就会发现更多往前带着目的时看不出的东西。

就比如当下的沈蓁蓁,她脑中一直回想方才李莳那句奇怪的话,在萧衍与李莳并排着扬鞭策马而去时,她蓦地福至心灵——

一个知道圣上离宫避暑名单的人、与萧衍关系密切、见她时会结巴、声音温和沉稳……

几个信息一拼凑,沈蓁蓁脸色骤变:萧衍在商州时,与之密谋的那位叫“季奴”的人,莫非就是六皇子?

而当着六皇子的面,萧衍还曾说她是他的情人,她甚至还“摸”了萧衍的大腿一把!

然她尚来不及消化这些信息带给她的震惊与慌乱,她身侧,李惜玥御马上前与她并肩,以意味深长的语气说:“沈娘子,你这身衣裳,可是在‘锦多阁’做出来的?听闻那里的东家还是你沈家的姨娘呢。”

心中震惊荡然无存,满心塞满寒澈与警惕。

调教 玉势 控制 NP* 男女边摸边吃奶边做gif

沈蓁蓁敏锐看向李惜玥。

这世上,无人愿意被人揭开自己深藏已久的、百般避讳谈论的伤口。

当沈蓁蓁从李惜玥口中听得“沈家姨娘”几个字时,她立刻明了,李惜玥不是在说叔父沈时秋的姨娘刘明琼,而是在说父亲沈时华的外室——小刘氏刘明瑶。

沈蓁蓁将思考六皇子身份的慌乱情绪收敛起,不动声色地问李惜玥:“我这身衣裳不是在‘锦多阁’做的,而且,大魏有律,为官者与其家属不可兼从商,我叔父的刘姨娘断然不敢做什么阁的东家。不知安和县主此言是何意?”

皇家人的产业范围广,没什么家属不可从商的说法,沈蓁蓁话落,李惜玥不由思考了下她的说法,一时连沈蓁蓁偷龙转凤,将有关刘明瑶的话,换到了刘明琼身上,她也没立刻察觉。

趁这个空档,沈蓁蓁趁热打铁继续道:“安和县主可是在商州见过一位带着孩童的妇人与我谈话了?那妇人往前就爱招摇撞骗,说她的女童乃是我沈家所出,这在永兴坊已不是什么新鲜事了,为此我们沈家还曾去衙门与其当面对质过。衙门有判,她那都是谎言罢了。如果县主说的那什么阁的东家乃是这位妇人的话,那恕民女不知了。”

李惜玥的反应也不慢:“她的长姐不就是你叔父的妾室,你能不知她是‘锦多阁’的东家?”

大魏当下,人们职业地位的高低排序依旧是士、农、工、商,商人可谓是很没地位的那个阶层人士,李惜玥这样的身份,接触商人的机会并不大,反之,小刘氏能真正接触上李惜玥也不容易。

沈蓁蓁不用多费脑子就能猜到,这二人,是在商州她遇到小刘氏那天见了面的。

她不由心中佩服,一面之缘,李惜玥就能从小刘氏口中,将小刘氏与沈家两房人的关系打探出来了。但她也笃定,李惜玥不会了解那姐妹二人的真实背景。

沈蓁蓁不慌不忙地道:“县主是在说我叔父的妾室么?刘氏父辈是被先帝降罪入狱的前朝旧官,她往前乃是教坊的人。教坊是什么地方想必县主也知道的,她的‘姐妹’何其多,我一位闺阁女子,去了解她与她的姐妹们,不大合适罢?”

像宸王这种在先帝创业之初便紧随左右、为先帝打天下一马当先的人,无疑是前朝那批根本不愿改朝换代的旧官们深恶痛绝的对象,沈蓁蓁不信李惜玥没这种觉悟。

沈蓁蓁是在暗示李惜玥:小刘氏那样的背景,真会信宸王府的人吗?难道不是存特殊目的,利用你而已吗?

你们之间的合作关系并不牢靠啊。

李惜玥反唇相讥:“是因家丑不外扬,沈娘子才这样急着撇清关系罢。”

沈蓁蓁闲闲地道:“方才我已说清楚了,衙门有判,安和县主若是不信,去衙门问问便知晓,莫要被人愚弄了才好。我还得再练习骑马,就恕不奉陪了。”

分明是件沈家丑事,沈蓁蓁却全程云淡风轻。

犹如一拳打在棉花上,李惜玥心生恼怒,眼看着沈蓁蓁要离去,她一个冲动,马鞭一甩,就甩到了白鹤臀上。

白鹤受得刺激,一声嘶鸣后,猛地往前窜出,驮着沈蓁蓁就狂奔起来。

“啊——”

突如其来的这么一冲,沈蓁蓁立刻惊呼出声。几乎是出自本能,她手上去用力拉缰绳,可白鹤不仅未停下,反而跑得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