壁纸之家手机壁纸节日一边C一边说粗话小说/ 猪的螺旋状进入子宫

一边C一边说粗话小说/ 猪的螺旋状进入子宫

时间: / 下载:4次

在极短时间内,沈蓁蓁已在脑中过了无数小心思,在李晤问她时,她已从混乱思绪中揪出一丝清明,想出了一个招。

李晤话问完,只见身旁垂着首的小娘子缓缓抬头,雪肤乌发,眉尖轻蹙,清泪盈盈,柔弱可怜,默默看他。

这张脸……

李晤眸中微惊。

他想起初见此女时的场景——

安国公府隔壁,雨丝线线落垂,树上落花纷纷,伞下女子翩翩如仙娥,轻踩满地落花,一步一步袅袅婷婷地走,许是听得马蹄声,她闻声回头时,风云起兮,衣带飞扬,雨雾笼罩中,美人朦朦胧胧,如现缥缈云端。

“你是……沈娘子?”李晤有些不可思议地问道。

沈蓁蓁微张红唇,眼中惊讶,像才反应过来自己失礼了一样,撇脸拭了下泪,转头回来,柔声问:“郎君认识我?”

李晤点头,轻轻一笑,“往前去安国公府时,路过沈府门,见过沈娘子回府。”

沈蓁蓁不觉得自己有令人见之不忘的本事,但当下显然这点不重要,偶遇一位殿下英雄救美,他又恰好认识她,岂不是上天帮她?

这么瞧着,郎君容貌中上,面有浅笑,说话缓慢柔和,给人一种很是温润的感觉。属于沈霁那类郎君的话,温和,单纯,好掌握。

沈蓁蓁心里被疯马造成的恐惧逐步被激动与喜悦替代,她的小心思一个接一个漫出来,得体地屈膝行礼,缓缓道:“多谢郎君相救。”

李晤身后二人将长剑收回鞘,撞击的声音不小,似在提醒她这人身份,沈蓁蓁也不好装作方才失聪,改了口道:“不是,多谢殿下相救。”

李晤看着沈蓁蓁一双倒映着天边橙色晚霞的清黑眸子,温声:“不必客气。”

二人说话时,白鹤已从地上重新站起,晃了晃马头后,再度飞也似地疾驰而去。

沈蓁蓁听得“嗒嗒嗒”的马蹄声,望过去时只见到一个剪影那白马就消失在视线里,她忧愁道:“我的马跑了,我可如何回去啊……”

这话自然不是她临时想的,即使那马不跑,她也会有别的说法。

话毕,沈蓁蓁扭头回来,以怯怯、凄楚的神色看李晤。李晤却是还怔怔望着白鹤离去的方向出神,目中神色晦暗。

沈蓁蓁蹙了下眉,心中闪过一丝怪异。

察觉沈蓁蓁视线落他脸上,李晤再看向她,浅笑一下,道:“沈娘子莫担忧,我的人稍后会护送你回去。”

“幸好偶遇到殿下……在殿下身边,使人安心。”沈蓁蓁害羞地低下头去,声音细弱蚊蝇,随即又轻轻呼了声痛。

她垂首一看痛处,发现右小腿外侧上破了一个不小的口子,伤口狰狞可怖,血迹将白色的裙摆染出暗红。

李晤随她视线看,不悦皱眉,眼露嫌弃色,建议道:“你且先坐一会罢,回头派太医来给你仔细瞧瞧。”
一边C一边说粗话小说/ 猪的螺旋状进入子宫
沈蓁蓁感谢他一声,疲惫地坐去了不远处的一个大石上。

李晤背身过去,他的侍卫即刻朝他递上一方白帕,李晤仔仔细细地擦着每根手指头,擦完了后,将帕子扔回侍卫怀中,冷声:“烧了。”

侍卫见惯不怪,颔首应是。

天色渐暗,鸟雀啁啾,山谷间的凉风吹来,坐在石头上的沈蓁蓁打了个寒颤,想到方才的遭遇仍是心有余悸。

倘若没有遇见这位殿下,没有人帮忙拦马,这马还指不定将她带到哪里去抛下。夏日山中野兽最多,她如果回不去西宫,被野兽吃了也无人知晓。她本是因要接近六皇子才去学的骑马,接近也没成功,反而最终因骑马丢了性命,实属得不偿失。

到底是娇生惯养长大的小娘子,从未受过腿上这样的伤,双手手心也因用力扯缰绳当下红肿起来,腿和手都火辣辣地在疼,冷静下来,独处后,沈蓁蓁心中委屈,无处发泄,就不由埋怨上罪魁祸首——马和它的主子萧衍来了。

在心底翻来覆去地将萧衍骂了个遍,依旧没觉得好受些。她一边觉得那位郎君惯常信口开河,一边又恼自己蠢,一次次相信他。

沈蓁蓁按捺不住心中怨恼,红着眼长长地叹息一口,随意抬头,便见李晤一边视线朝着她的方向,一边和两个侍卫附耳低语。

沈蓁蓁心中一惊,那位殿下看她做甚?

沈蓁蓁的惊讶没持续多久,就见李晤已直起腰身,负着手朝她方向缓步行来,问她:“沈娘子可还能骑马?”

原来方才他在商量如何帮她啊。

沈蓁蓁朝李晤点了点头,“能的。”身处荒山野地,她也没别的法子,总不能靠双腿走回去。

李晤满意道:“那好,我的侍卫送你。”

沈蓁蓁低着头,勾着已重新挽好发后露出的纤长白净的脖颈,从石头上缓缓起身。趁起身的当口,沈蓁蓁选好分寸,脚朝一侧崴,人朝李晤方向歪去。

“啊……”

她轻轻一呼,一个趔趄,肩头虚虚擦过郎君胸前衣襟,果然,李晤出手拉住她的手腕,将她扶着站稳。

隔着衣裳,沈蓁蓁能感觉握着自己手腕的手掌温热有力。换作往常,与陌生郎君这样的身体接触,沈蓁蓁定会避之不及,心中嫌弃,然而此时此刻,她一心急着要高嫁,跟前这位郎君身份地位自不用说,当下又是这样难能可贵的示弱机会,鬼才愿意错失良机。

装柔弱,装可怜,向来最能引起郎君们的恻隐之心泛滥。

先让他对她有“恩情”,她才可能后续借机回报他、不断接触他。

可不等沈蓁蓁再借机恰如其分地对李晤说什么感激话语,便迎面而来数个马匹,“驾、驾”的声音急急,与“嗒、嗒”马蹄声混着,电掣般一道落在她眼前。

沈蓁蓁惊得呼吸一滞,眼露愕然,萧衍这么快来找到她,说是意料之外,也并非全然意外。但无论如何,这么短时间内,他突然就能召集出如此多的人一道前来,当下一群人形成了个半圆,将她牢牢锁在正中间,难免让她有些受宠若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