壁纸之家手机壁纸节日阵阵娇吟粗吼- 军人的下面被摸硬了

阵阵娇吟粗吼- 军人的下面被摸硬了

时间: / 下载:4次

没人明白萧衍的笑和话意味着什么,然沈蓁蓁再清楚不过,这人对她太熟悉,仅从一个择马的举动,他就看出她想嫁六皇子,想必当下已经发现她对这个白衣郎君存别的心思了。

可她何必心虚?她与他又没甚关系。她与哪位郎君交好,哪怕是不矜持地用了些法子,那也是她的自由,是他违背初心,不愿娶她的,她又没对不起他。

思此,沈蓁蓁又带着倔强的、大义凛然的眼神,朝萧衍直视了回去。倒是李晤将手从她胳膊上松了下来。

俯眼见沈蓁蓁如此,萧衍脸色变成铁青,那阴沉沉的气势极为骇人,想不让人看出他对沈娘子有意见都难。

李莳虚咳一声,翻身下马,打破了这幅几近静止的画面。

“三哥。”李莳规规矩矩地朝李晤行礼,李晤回礼后,又朝张贵妃行礼。

短短一会时间,沈蓁蓁已从此起彼伏的问安声中明白这些人的关系,沈家家教素来教她礼数周到,她自然是朝每人都问了安。但奇怪的是,那雍容明艳的张贵妃看她的眼神,似乎也带着一些嘲弄,她心中再次闪过异样的感觉。

众人一片忙碌时,萧衍依旧恍若未察,就在马背上紧紧看此刻端着娴静优雅,借故不与他对视的小娘子。

分明他与她没甚关系,可萧衍那死亡凝视太肆无忌惮,沈蓁蓁如芒在背,躲着他的目光。

半晌后,萧衍翻身下马,带着扑鼻的清冽梅香,三两步到沈蓁蓁跟前,一把抓住她胳膊。

沈蓁蓁听到萧衍那熟悉的、清冽的、似乎压着怒气的声音:“回去。”

沈蓁蓁本能地扯了下胳膊,发现对方的力道重如泰山,她越扯,他就握地越紧。不愿在人前失态,沈蓁蓁到底是在萧衍的帮助下攀上了马背。

李惜玥心中不知是何滋味,眼睁睁地看着萧衍朝李晤、张贵妃颔首,随即翻身上马,与沈蓁蓁同骑一匹扬长而去。

树林在东,跑马场出口在西,马匹起步后,从东往西,正对着一轮夕阳去。山山为黛,树树青翠,景色是傍晚那寂静、凄凉、惹人生愁绪的美,空气里,是山风挟裹雾气的清凉之意。

萧衍看着这样的景色,闻着沈蓁蓁特有的馨香,似叹息似无奈地开了口:“沈蓁蓁……”

沈蓁蓁故意没应他。

迎风吹着,沈蓁蓁也无心看风景,只能感到面上泛冷,她身子本能往后缩,侧脸埋头躲避,萧衍坐在她身后,手臂由她背后穿过她腰侧抓着缰绳,沈蓁蓁这一缩一躲,脸便堪堪埋到了郎君臂弯里。

满鼻子都是他那晨雪的清冽味道。

她才不要与他有接触。

她往前伸脖子,打算脱离当下这不合适的庇护,自己直面寒风,突地听到萧衍在她头顶处不容人反驳的声音:“别动,就这样躲着,早些回去处理伤口。”
阵阵娇吟粗吼- 军人的下面被摸硬了
他将袖子挡在沈蓁蓁侧脸,虚虚将她整个人护在怀中。透过薄薄夏装,沈蓁蓁能感觉背上贴着的身躯宽阔且滚烫,似乎还能听到内里心脏砰砰地有力跳动的声响。

沈蓁蓁鬼使神差地听从了他的话,没再动了。

虽然不想说,但沈蓁蓁心中承认,自小熟识,在她心中无助时他曾出手帮过她,在萧衍身旁,她可以是怨恨的、恼怒的、尴尬的、丢脸的,但仍旧觉得是安全和安心的。

只可惜……他与沈时华,到底是同类人。

她没有她阿娘那般善心和愚蠢,相信变了心的男人还能再回心转意。她也决计不做她阿娘那样的人。

萧衍俯眼看着沈蓁蓁的后脑勺,能看到双耳红彤彤,不知是否因冻出来的。他扯了扯缰绳。

沈蓁蓁疑惑,萧衍不是说早些回去,怎么马的速度不仅没快起来,反而还在减缓,却是听他又说了句话:“你又在盲目招惹郎君了。”

不是问话,而是肯定句。

沈蓁蓁心头一跳,继续装死,当没听到他的话。

萧衍刺激她:“默认了罢?”

沈蓁蓁敷衍地反驳一声:“我没有。”

萧衍手臂缩了缩,将她掩地再严实了些。

他躬身冲着沈蓁蓁头顶,鼻腔里温热气息从沈蓁蓁后勃颈来,让人肌肤颤栗,头皮发麻,“是么?”

沈蓁蓁要抬头躲避他,却被他一手直接摁住头,将她的脸压靠他胳膊上,带笑的语气戏谑:“是没有‘盲目’,还是没有‘招惹’?”

沈蓁蓁借着巧劲,头在萧衍臂弯转了个方向,以类似半躺在萧衍怀中的姿势,眼睛直直看着萧衍,问他:“我盲目招惹人又如何?”

萧衍冷笑一声,“倒是敢承认。”

还冷笑!

沈蓁蓁气一股脑地吐露心声:“萧衍,我招惹谁,盲目与否,与你何干?你是我的什么人,非要来管我?是你信誓旦旦说要娶我,还与我、与我……”

她要脸,亲了她又不算数这种话她说不出口,换了方式道:“哼,总之,是你先改了主意的!现在你我各不相干,凭什么我就不能去招惹谁了?我沈蓁蓁正是十六好年华,上头无人替我做主,我为何不能自个去寻觅如意郎君?”

萧衍静静看她,一时语塞。

这位生了一双势利眼的小娘子说的没错,她正值婚嫁年岁,凭什么不能去寻高门巨族的如意郎君。

三皇子人在朝事上的手段是阴了点,但身份高贵,要权有权,要势有势,从女子角度看,得嫁此郎是一门好亲事无可厚非。

然他也不知,如今这是吃饱了撑的,还是怎么了,竟费那脑子过问她这些闲事。

分明她没丢了命就很好,分明找到她就行,他最初的想法不过是,既然是他将她带来了这铜川离宫,就得送个全须全尾的沈蓁蓁回去。

萧衍心中茫茫,只觉压抑。

看着怀中仰视他的小娘子,眉宇蹙地更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