壁纸之家手机壁纸节日女公务员被领导玩* 舌头在花丛裂缝中滑动

女公务员被领导玩* 舌头在花丛裂缝中滑动

时间: / 下载:18次

杜衡心中微惊,感叹女孩有勇气的同时,嘴里同时说道,“没事的老师,你也不是有意为之。”

“哎。”李建卫重重的叹了口气,“这姑娘被她家里人惯坏了,书念的太多太有想法、太犟了。

她非要找个博士毕业的,说是能有共同语言。小杜,这次是我的错,没有问清楚,她看不上伱是她的损失。

放心,我帮你再找,找一个比她年轻漂亮识大体的。”

听到这里,杜衡微微吐了口气,原来不是自己想的那样。

不过这个理由找的,虽然不够充分,也算是恰当。

毕竟高学历的知识分子,稍微矫情一点,大家都是能够理解的。

顿时,杜衡心里一松,语气也变得轻松了起来,既然姑娘已经找好了借口,那就不用自己费劲巴拉的去编造谎言了。

“没关系的老师,这种事情都是一个双向选择,没有对错的。”

“那就好,你能力理解就好。”李建卫的语气也明显的松弛了下来。

杜衡再次感谢李建卫之后,便以还在开车为由,主动的挂上了电话。

四点二十,杜衡回到了卫生院。

换好衣服准备去病房转转的时候,接连接到了好几个电话,而且全是为自己找对象的电话。

有大哥的,有朱梵重的,还有安春会的。

大家居然不约而同的同一时间段打来了电话。

杜衡有点哭笑不得的全部应承下来,并且相互约好了见面的时间。

自己今天这桃花开的实在有点旺盛,是和武胜男假处对象带给自己运道?

还是说老天爷为了补偿那个博士女孩,特意给自己多牵了两条红线?

自嘲的笑了笑后,杜衡走进了门诊大厅,然后便想沿着楼梯上楼去病房。

可刚刚转身,就看见了一个熟人。

“老梁,你这是干嘛呢?”杜衡不由的停住了脚步,然后开口打了声招呼。

女公务员被领导玩* 舌头在花丛裂缝中滑动

诊室门口的男人转过身,看到是杜衡,脸上也是惊喜的很,“老杜,杜院长,我陪我妈过来看看病。”

杜衡闻言走了过来,“阿姨怎么了?问题严重吗?”

梁义昌摇摇头,“我媳妇陪着我妈上去做检查去了,我下来交个费,在这等一会。”

“走,到诊室里,咱们坐着说。”

杜衡这边刚说完,身后就传来女人叫梁义昌的声音。

回头看时,一个女人扶着老人从楼梯上走了下来。

老人走的很小心,身子不敢有晃动,左边的胳膊也是很不自然的往下垂,并用右手轻轻揽着左臂。

一看梁义昌妈妈的姿势,杜衡赶紧的把诊室门帮着打开,“阿姨这是怎么了?”

梁义昌有点笨手笨脚的,想搀扶他妈妈,却又没处下手。手伸了好半天,又悻悻地放了下去。

“今天我家一亲戚嫁姑娘呢,我妈就坐了个我们庄上顺路去的三轮,去的路上这车翻了,我妈也被车给压住了。”

梁义昌说着话,却又责怪的看了一眼抱着胳膊的妈妈,“当时她也没在意,还以为胳膊被砸青了,伤着肉了,想着缓一会就好了。

到了中午的时候,整个胳膊就肿的不行了。好不容易回家了,她也没给我们打电话,就自己喝了点止疼药睡下了,要不是我婶子给我打电话,我都不知道呢。”

诊室里的是余海廷,看到杜衡和梁义昌说话,他只是点点头算打过招呼,然后便点开电脑上传过来的片子看了起来。

杜衡听梁义昌说完,便也走到了余海廷的身边,低着头一起看了起来。

片子很简单,就是一个左臂的CT,伤势也是一目了然,肱骨干骨中部横断,有轻微移位。

杜衡看了一眼梁义昌的妈妈,老人对疼痛的忍耐,让他有了一个新的认知。

“老杜,我妈情况严重吗?”梁义昌一脸紧张的询问。

“肱骨干骨中部横断,有轻微移位,就是上臂这里,骨头从中间骨折了。”

“断了啊?”梁义昌又是心疼,又是责怪的看着他妈妈,“你当时就应该给我打电话的,这都断了,你怎么忍得住的。”

梁义昌妈妈心虚的笑了下,“我以为就是被砸了一下,伤了肉嘛。再说三轮上其他人都好好地,也不可能就我点背吧?

再说了,你们上班都忙,给你们打电话老是打扰你们上班,你们老板也会不高兴的。”

梁义昌看着永远有道理的妈妈,轻轻的叹了口气,然后什么也都没说,而是转头看着杜衡问道,“老杜,那你有办法没?”

杜衡没说完,而是看向了余海廷。

毕竟这是余海廷的病人,自己太过指手画脚,那也对人太不尊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