壁纸之家娱乐新闻舍不得扔的一块肥肉—让我想起童年过年的煮猪头肉

舍不得扔的一块肥肉—让我想起童年过年的煮猪头肉

更新时间:

前一阵朋友送了一大块从村里买回来的原生态猪肉,拿回来以后,和婆婆一起把猪肉分割了出来,因为婆婆说吃肥肉影响健康,要把肥肉割出来扔掉。

我舍不得扔掉那块大肥肉,想想自己小时候猪油还是童年的美味。每年家里都会养两头猪,养一年,到年底的时候找村里的屠户把猪赶到人家家里,屠户家里一般常年有口烧着热水的大锅,几个大人用很粗的麻绳把猪的后脚系在一起,用一个很长的刀子给猪肚子上来一刀,再拉起简易的杠杆,把猪倒着吊了起来,猪血一滴滴地滴下来,下面放个搪瓷盆子接着,等放在热水锅里隔水一蒸,也是一道美味。

没多久,猪血流得差不多有多半盆,猪也死了,屠户再用杠杆把猪放下来,放进烧开水的锅里开始祛毛,祛毛得祛好几遍,锋利地祛毛石在猪身上来来去去好多遍,祛一遍再开水中烫一会,再接着祛。

等猪毛祛干净了就开始分割了,猪头、猪腿、还有猪内脏被一一摆放,屠户将秤拿出来,父亲招呼着村里人过来买肉,那会大家都穷,一般家里过年也就割10来斤肉,大家都喜欢前臀和后臀肉,瘦的多一点,也带一些肥的,过年家家都吃臊子面,这样的肉做臊子最合适。没多久,前臀后臀肉都差不多卖完了,剩下的地方的肉便宜一些也卖掉了。只剩下一些猪下水没人要,这些便是我们家的年货了。

那会爷爷还健在,每年的大年三十早上,爷爷就早早起来生火,烧上松香,把烧热的松香浇在猪头上,烫掉猪头上的短毛发,再用镊子仔仔细细的夹掉边角的细毛,处理完猪头,再将猪大肠淘洗很多遍,一点点翻起来洗干净。用家里的大锅烧上水,把猪头整个儿扔进锅里,加上用布缝好的料包,用硬木头烧火开始猪肉,一直从上午烧到黄昏,猪头肉整个儿从猪头上卸下来,一股股肉香飘荡起来,我们这群小馋猫早早端着碗准备着大快朵颐。

年夜饭就是几片切好的猪头肉,里面加粉丝和豆腐,再浇一勺煮肉的汤,油光光的老汤,撒上切好的蒜苗碎,再就个麻花,那真是人间美味啊!现在想起来嘴里都流口水了。

如今离开家乡快20年了,已经有很多年过年没回去了,家乡人的年夜饭早已比以前丰盛了很多,煮猪头猪下水已经不再是能上桌的大菜了,每次回老家也是一家人去镇上的饭店吃饭,过去一家人围在炕上,一人一大老碗猪肉汤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可是我还是怀念家乡的那一碗油光光的猪头肉汤。

如今,大家生活好了,大家更注重养生了,大油水的食物已经被人人避之,可是我还是很难改变自己的生活习惯,喜欢吃肥肉,喜欢吃油泼辣子,喜欢用猪油拌面条吃。

趁着婆婆去休息的时候,把那块肥肉炼成了猪油,里面加了点盐和辣椒面,等我吃面条的时候用来拌面吃。就算吃猪油是一种罪,那让我来自己来承受这种惩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