壁纸之家娱乐新闻终于有一部国产剧,不再妖魔化她

终于有一部国产剧,不再妖魔化她

更新时间:

提到近期口碑最好的国产剧

《我在他乡挺好的》必定榜上有名。

故事切中时弊,真实不悬浮,引发了广泛的共鸣。

前不久完结,依然保持在8.3的高分。

连带着芒果季风剧场再次出圈。

接档《我在他乡挺好的》,季风剧场又出了一部新剧。

依然走的是短小精悍路线,全剧只有14集。

但,受众人群有所不同。

这一次,它对准了都市年轻人的婚姻、家庭困境。

拍得究竟如何?香玉今天就来验验货——

《婆婆的镯子》

这部剧改编自陈果的小说《婆婆的镯子很值钱》。

讲述了由一个玉镯而引发的家庭故事。

主演蓝盈莹,曾在《甄嬛传》中饰演浣碧。

在《浪姐》第一季里,因为唱跳俱佳又勤奋努力,终于被更多观众记住。

还有实力派演员邬君梅。

她曾在《末代皇帝》中出演溥仪的妃子文绣。

从婚姻悲剧到离婚出走,生动诠释了一个封建社会女性的内心斗争。

因此成为了史上第一位获得奥斯卡最佳女配提名的亚洲面孔。

《如懿传》中,她又饰演了老年甄嬛。

以精湛的演技再塑了一个为儿女谋算,又无奈于深宫约束的太后形象。

这次,「浣碧」和「甄嬛」梦幻联动。

一场明争暗斗的婆媳之战,一触即发。

女主刘茵(蓝盈莹 饰),是一个来自小城市的沪漂女孩。

在上海独自打拼已有9年。

事业有成,在外企任人事经理。

看似自强、独立。

实则内心缺乏安全感。

因为她出身于重男轻女的家庭,又有一个弟弟,从小受尽委屈。

所以,与男友石磊(牛骏峰 饰)相恋三年,感情稳定后。

她渴望进入婚姻殿堂,扎根上海。

两人说好要见家长,商量婚事,可每次都会因为各种各样的理由,被迫搁置。

原因很现实:

石磊一家是上海本地人,有些介意刘茵的外地户口。

尤其是石磊的母亲李霜清(邬君梅 饰),对这桩婚事最不看好。

她是一个典型的上海女人。

在外是三甲医院护士长,在内掌握着家庭话语权。

自认为阅人无数,料定刘茵心机重,贪恋他们的家产。

便一再回避儿子结婚的问题。

为了说服父母,石磊使出浑身解数。

先是给老爹买了他心爱的鸟笼。

之后又给老妈买了首饰。

配上一番甜言蜜语。

最后的大招,是先斩后奏。

他提前向街坊邻居宣布了结婚的喜讯,还发朋友圈广而告之。

搞得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迫使李霜清无奈点了头,认了这桩婚事。

危机暂时解除。

可双方的矛盾根源并没有化解。

这就好比给这段婆媳关系,埋下了一颗定时炸弹。

炸弹的导火索,是一只玉镯。

这是婆婆李霜清送给刘茵的新婚礼物。

据说,这个镯子是石家的传家宝,配着一张标注十五万的发票。

千禧年的十五万,相当于现在的一百多万。

得到了如此贵重的礼物,刘茵感觉自己终于被这个家庭接纳了。

和婆婆的关系也变得亲密起来。

可家庭的裂痕,也因这只镯子而起。

一天,刘茵度完蜜月,回到公司上班。

戴着价值百万的镯子,自然是引来了整个办公室的围观。

有好事的同事,不合时宜地质疑起镯子的真假。

还拿着自己的玉镯来与她比较。

这一比,就比出了问题——

同事这几万的玉镯,竟然比刘茵这上百万的更有质感。

为了解开心里的疙瘩。

刘茵一连跑了三家鉴定机构。

结果令她大跌眼镜——都说是假货。

刘茵的第一反应是,婆婆被人骗了。

但仔细想想,又觉得不对,因为镯子配的鉴定证书是真的。

也就是说,不排除镯子被人掉了包的可能性。

她怀疑,是自己的妈妈把真镯子带回了家。

毕竟在结婚前一天,她就发现妈妈把镯子偷偷戴出去过。

可真相并非如此。

那只真镯子,并不在妈妈手里。

而是在石磊表姐的首饰柜里躺着。

怎么会这样?

其实,表姐是婆婆的亲生女儿,只是从前因为家庭原因被送到了姑姑家寄养。

得知此事后,刘茵断定:

是婆婆做了手脚,把假的手镯给她,真的手镯留给亲生女儿。

刘茵为此委屈不已,觉得自己还是这个家的外人。

一次,她忍不住拿起表姐的真镯子打量。

和自己的镯子放在一起细细比对。

谁知,一个没留神,就误把真镯子拿走了。

没过几日,表姐就发现手镯被掉了包。

石磊也因此从表姐口中得知了真假镯子风波。

他这才意识到,妻子受了委屈,自己却一无所知。

他感到挫败,也因不被信任而难过。

不仅婆媳关系没处理好,夫妻之间也因这一镯子,生出了嫌隙。

一个镯子,价值再高,也不过是身外之物。

但却引发了这么多剪不断、理还乱的纷纷扰扰。

夫妻关系、婆媳关系也都受其影响。

看似十分戏剧化,实则也非常现实。

这个小小的镯子背后,牵扯出的其实是物质社会的缩影。

对漂泊异乡的刘茵来说,它象征着一种令人心安的认同感和归属感。

一个镯子的真真假假,所引发的人情之间的暗潮涌动。

其实也投射出如今物质社会下的情感危机、信任危机。

从剧中强戏剧性、强节奏感的情节背后,可以一窥现代社会的人情世貌。

比如,一开始的彩礼之争。

与刘茵相恋三年的石磊,家庭条件算得上优越。

父亲是大学教授,母亲是医院领导。

还坐拥外滩一套房。

而来自小地方的刘茵,显得平平无奇。

在她心目中,能得到这个家庭的认可,成为一家人就已经很满足了。

但刘茵的妈妈难以理解,怎么能不要彩礼?

收了彩礼,才显得自家女儿金贵。

她口头上答应刘茵,不提彩礼。

结果上了饭桌,狮子大开口,当场索要七位数。

搞得对方面色一沉,气氛凝固。

菜刚上了两盘,两家人就开始面面相觑,食不下咽。

这尴尬感过于真实,都要溢出屏幕了。

更真实的还在后面。

刘茵的妈妈之所以要求天价彩礼,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

她想用彩礼给儿子买婚房。

这一个细节,就侧面刻画出了刘茵的成长环境——重男轻女的吸血家庭。

彩礼之争,作为矛盾爆发的前兆。

自然引出了全局的核心冲突——真假玉镯事件。

石磊一家,看似条件富足。

事实上,因为刚购置了婚房,全家的存款所剩无几,还背着房贷。

镯子可解决彩礼的问题,但价值昂贵,李霜清又着实不舍。

一方面,她不信任刘茵,怕她是为了捞家产而来;

另一方面,既然给儿子买了婚房,那也该给女儿传家宝作平衡。

于是,婚事当前,她匆忙间想出了换镯子的下策。

一开始她是想换一个稍次的真货。

结果送出手后,才被告知这个手镯是假货。

碍于婆婆的身份,她不好意思告知刘茵真相。

可是又顾虑到,戴假镯子对身体有害。

于是她开始无边界感地介入他们的生活,监督儿媳是否戴了镯子。

甚至严重影响到了夫妻俩的正常生活。

刘茵当然不知道,婆婆的举动其实是为了她的身体考虑。

她只觉得婆婆是在侵扰自己的生活空间。

更何况,她还深陷被排斥的委屈当中。

信息的不对位、沟通的缺失,进一步加剧了这对婆媳之间的矛盾。

目前来看,《婆婆的镯子》完全不同于传统的家庭剧。

它没有苦大仇深的基调,或刻意洒狗血的桥段。

反而用明快的节奏,讲述一个新组建的家庭中的日常。

所以观感更像是一部轻喜剧。

婆媳关系作为剧中最主要的矛盾,是现实婚姻的常见难题,也是国产家庭剧的经典矛盾。

聚焦于婆媳关系的国产剧数不胜数。

但是,大部分剧作中,婆媳关系都是剑拔弩张的。

婆婆经常被刻画成性格强势、处处刁难人的反面形象。

《金婚》中婆婆阻拦儿媳夹菜

类似的婆婆形象脱胎于传统封建社会。

婆婆依附父权社会,会明目张胆地偏心自己的儿子,排斥和贬低儿媳。

但在新的社会环境下,婆媳关系已经变得更加多元、复杂。

如果继续复制这种关系模式,只会加深人们对婆婆的刻板偏见。

《回家的诱惑》

令人欣慰的是,这部剧中的婆婆形象,更接近当下社会。

李霜清虽然在对婚姻的态度上,保持着上一辈人的保守性。

但她并不是一个刻意刁难儿媳的恶婆婆。

双方的问题,大多是源于缺乏理解和沟通。

随着相处的时日多了,温情的一面会自然地显露出来,之前的误会也迎刃而解。

在装修新房期间。

因为刘茵和丈夫都忙着上班,无人监工。

婆婆便一大早赶过去盯着,还细心盘算了材料。

而刘茵体谅到婆婆的辛苦,特意给她点了很多好吃的东西。

当刘茵和邻居起争执,被人为难时。

婆婆主动站出来护着她,冲到她前面与对方据理力争。

这让刘茵觉得异常暖心。

此外,在婆婆不顺心的时候。

刘茵也带她出去沐浴、吃好吃的东西。

婆媳也可以和平共处,成为没有血缘关系的亲人。

所以,归根究底,刘茵与李霜清之间,不仅仅是婆媳问题。

更是现代社会普遍存在的沟通问题。

也是个体如何放下偏见,与自我和解的问题。

这也是这部剧的新颖之处。

它把「恶婆婆」「苦儿媳」这样简单粗暴的标签撕掉。

取而代之的是两个复杂的个体。

她们构成了新时代下的婆媳关系。

有普遍性的现实矛盾,也有发乎真心的情感弥合。

以此为切口,透视现代都市生活中,婆媳、夫妻、母子这三者的家庭关系。

也透视出物质基础上的情感关系。

家庭矛盾的话题,听起来陈旧,但其实从来都不过时。

毕竟,我们就生活在这些小家小事之中。

小家是大家的缩影。

中国家庭,折射的是中国社会。

真正过时的。

是不加审视复刻出的俗套,和悬浮于人性的伪现实。

其实,只需多一些对现实社会的观照。

家长里短、鸡毛蒜皮的故事,是说不尽,也听不腻的。

因为,生活可以一直被解构。